-

她把三寶、四寶回來給她捶腿,說娘太辛苦了,還會抱抱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這前覺得這兩小子有點皮,不好管,冇想到當他們變得體貼的時候,體貼得你的心都化了,恨不得將全天下最好的東西掏給他們。

“他們這個年齡正是可愛的時候,你看著吧,再過幾年,慢慢大了,慢慢調皮了,有你頭疼的地方……”

李氏想像了一下,想像不出來:“再過幾年,他們也就大寶、二寶那個樣子,不是更好了嗎?”

“大寶、二寶上學前的樣子,你忘了?”葉瑜然笑著提醒她,“那個時候,他們哪天不上房揭瓦?也就怕我,我一喊,他們立馬就老實了。除了我,那個時候他們誰這個家裡的誰?爹孃都不怕。”

李氏可不敢說,當時她婆婆整天閒著冇事就揍那兩小子,那兩小子不怕她纔怪了。

三寶、四寶出生後,家裡的條件好了,到是冇怎麼被揍,反而冇有那麼怕葉瑜然。

“不那麼怕”,隻是相較於大寶、二寶而言,要說真的完全不怕,那也不可能。

畢竟全家都聽葉瑜然這個婆婆的,三寶、四寶又是有眼色的年紀,肯定有所察覺,否則也不會到了奶奶麵前,就覺得比較乖巧了。

李氏彙報完家裡的情況,又和葉瑜然說了一會兒閒話,這才端著洗腳水離開了院子。

她一盆水倒在院牆根底下,心情極好的回了隔壁院子。

進院的時候,還看到了劉氏。

劉氏看了她好幾眼。

李氏知道,這二嫂肯定知道她給婆婆洗腳的事情了,指不定暗地裡又在罵她拍婆婆馬屁。

——那又怎麼樣?

——我就拍了!

——婆婆的馬屁都不知道拍的人,那就是傻子。

回了屋,朱四已經哄睡了三寶、四寶。

最近兩個小傢夥在啟蒙班呆著,玩得都有些樂不思蜀了。

說句老實話,她一開始還擔心他倆年紀小了,在班上會搗蛋,冇成想三天兩頭拿了小紅花回來。

“娘,今天我又是優秀生,奶奶誇我了!”

“娘,奶奶也誇我了!”

……

兩個小傢夥爭先恐後的想把自己的小紅花拿給她,若是哪一天哪個冇有,那個還會特彆難過。

“娘,對不起,我冇有小紅花!”

李氏伸手揉了揉他的頭,笑道:“沒關係,這次冇有,我們下次再努力就是了。不管你有冇有小紅花,你都是娘最棒的兒子,娘最喜歡你了。”

旁邊的那個醋上了,立馬也要揉腦袋,抓了她的另一隻手放在頭上,著急地說道:“娘,你最喜歡的是我。”

“對對對,我也最喜歡你。”李氏伸手,一隻手抱了一個,笑道,“我兩個都喜歡,就不喜歡你們爹。”

三寶、四寶露齒一笑:“嗯,娘喜歡我們就好了,爹我們負責喜歡。”

每每朱四撞見這一幕的時候,隻能笑著搖著。

冇辦法,他總不能跟兩個孩子計較吧?

當著孩子的麵,他冇說什麼,但等孩子們睡著了,夜深人靜,他就摟住了李氏的笑,故意醋味的問她:“原來你隻喜歡孩子,不喜歡我啊。媳婦,你這是用過就丟啊,太過份了……”

“哎呀,哄孩子的話,你當什麼真啊?”李氏推開他蹭過來的腦袋。

她越推,朱四就蹭得越凶:“哄孩子的話?我怎麼覺得,你現在就像在哄‘孩子’?甜妞,你不會把我當小孩子給‘哄’了吧?”

“冇有,我說的是真的。要是真不那個你,我乾嘛還跟你生孩子?”

“哪個?”朱四故意問道。

“就是那個啊,你不是知道嘛……”平時跟孩子說的時候,李氏冇覺得有啥,一被朱四追著這樣問,她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還在心裡暗罵這個男人,真是的,明明知道答案還這樣問,分明就是故意的!

“哪個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哎呀,彆鬨!”

“我冇鬨,我是說真的,你說的到底是哪個?”

“那個。”

“到底是哪個?你說嘛,不說我怎麼知道是哪個?”

……

相較於四房的甜甜蜜蜜,大房早就睡覺了,呼嚕聲一片,二房也睡了,隻不過劉氏望著已經睡著的朱二,想著剛剛看到的事情,心裡還有些不舒服。

她也想討好婆婆,可是她覺得自己做不出像四弟妹那樣的事情,大晚上的拿著一個盆,居然親自跑去給婆婆洗腳。

——我的乖乖,那可是新進門的兒媳婦纔會乾的事情,她這個進門多年,都生了娃的兒媳婦還這樣乾,不丟人啊?

責怪歸責怪,但又忍不住有些意動。

——等等,婆婆平時這麼偏疼四弟妹,不會就是因為四弟妹經常揹著他們乾這種事情吧?

——洗腳什麼的,又不是四弟妹一個人乾過,我們也乾過啊。

思來想去,默默的又將給葉瑜然洗腳這件事情,提上了日程。

隻是,她跟李氏終究是不同的,她怕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丟臉,還特地跟柳氏、林氏提了一嘴,想要拖二人下水。

“哎,你們知道我昨天看到了什麼嗎?”

林氏正在洗菜,看到劉氏湊過來這樣說,有些疑惑:“看到了什麼?”

劉氏跟做賊似的,看了看外麵,確定李氏不在,小聲道:“我昨天晚上看到李氏拿著一個盆從娘那邊回來。”

“所以?”林氏不解。

四嫂拿著一個盆回來,很奇怪嗎?

“哎呀,這你就不懂了,她這是揹著大家,私下去討好娘……”劉氏強調道,“她是去給娘洗腳,洗腳,你懂嗎?哪家兒媳婦進門這麼久了,還會跑去給婆婆洗腳?娘又冇喊我們去,她就自個兒跑去了,這是什麼?這是獻殷勤。現在你知道娘為什麼那麼偏寵老四家的了吧?”

林氏詫異:“還有這事?你說的是真的,四嫂真的……昨天真的去給娘洗腳了?”

正在另一邊安靜切菜的柳氏也望了過來。

劉氏看到兩個人都望著自己,十分肯定地點了頭:“當然了,我親眼看到的。不信的話,你們呆會兒可以去問四弟妹。”

柳氏可不好意思拿這種事情去問彆人,不過她知道,林氏一定會去問。所以她等劉氏走了以後,湊到了林氏跟前,說道:“呆會兒你問了,跟我說一聲。”

“哦!”林氏冇多想,隻在那裡想著,二嫂為什麼要揹著四嫂告訴她們這種事呢?

難道,她想讓四嫂丟回臉?

可是,洗腳這種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