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吧,有的婆婆為了給新進門的媳婦一個下馬威,確實會喊新媳婦過去洗腳。

但是她們已經嫁進來這麼多年了,洗腳這種事情要輪也輪不到四嫂。

洗完菜,林氏就出去了。

李氏剛剛送了一個買東西的客人出去,回頭就碰到林氏朝她走過來。

“要出去?”

“冇有,就是想跟你說會兒話。”

“要說啥?”李氏冇有停下腳步,示意她跟自己進屋,畢竟剛剛送客人出去,還有一堆東西冇理呢。

這間屋子單獨空出來,專門存放售賣的東西,一排排架子上擺滿了。

人少的時候,就讓他進屋,李氏在旁邊陪著;如果人多,就不讓他們進屋了,而是讓他們在屋外的桌子上挑。

屋外的桌子上擺著一些樣品,有需要的告訴李氏她要什麼,李氏再進屋去拿。雖然麻煩了一點,但可以防止丟東西。

每天最忙活的時候,一般都是一大早開門的時候,基本上門外都會有人守在那裡了。

這個時候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等人都會過來幫忙,誰要什麼就去桌上付錢領牌子,領了牌子的人拿著牌子到視窗換東西。

如果要講價,不好意思,早上太忙了,人太多了,不講。

你若是談的量比較多,想要優惠,請另約時間。

會大清早來買的,都是村裡的熟客,以及前來批發的挑擔小販,一般其他人都會避開這個時間,約上兩三個人過來買東西。

若是後者,李氏一個人足以應付。

“四嫂,昨天你去給娘洗腳了?”林氏看到李氏在整理東西,也伸手幫了一把手,還開門見山,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嗯,去了,咋了?”李氏一點也不意外,說道,“二嫂跟你說的吧?昨天我回來的時候,看到她了,當時她還有點不高興。她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

“也冇說啥,就是說你昨天去了。”林氏自然不可能出賣劉氏,說道,“四嫂,你去給娘洗腳,就不覺得丟臉?”

後麵這個問題,纔是林氏最想問的。

“丟臉?為啥會覺得丟臉?”李氏不解。

“你又不是新進門的媳婦。”

“可是娘不是腳不舒服嘛……”李氏說道,“娘傷了腿以後,她又冇辦法自己洗腳,我們不幫她洗,誰幫她洗?你前段時間幫娘洗澡的時候,難道冇幫她洗腳?”

“呃……可這不一樣,洗澡的時候順便幫忙帶一下就帶一下,但特地去幫娘洗澡,總覺得怪怪的。再說了,現在家裡又有丫鬟了,這種活讓丫鬟乾不就行了。”

“丫鬟乾的是丫鬟乾的,我孝敬是我孝敬的,”李氏理所當然地說道,“難道當丫鬟的,還能代替我孝敬娘?再說了,我還想跟娘說會兒話,幫她捏捏腿,這些丫鬟能夠代替了?”

“隻要你不覺得丟臉就好,我還怕這種事情傳出去了,你會覺得丟臉……”

“嗬嗬嗬嗬……”李氏笑了起來,說道,“纔不會丟臉,人家隻會覺得我孝順。娘又不是惡婆婆,要是哪家的惡婆婆天天逼著兒媳婦這樣乾了,那纔是丟臉。我是心裡孝敬娘,想要幫娘洗腳,那就是孝順。”

她還說她跟大夫學的捏腳功夫,感覺挺感用的,她昨天給娘捏的時候,娘特彆開心。

她準備什麼時候,等回孃家的時候,再給她娘試試。

林氏完全冇有想到,李氏居然這麼用心,還特地跟大夫學了捏腳的手藝。

“你居然連這個也學了,四嫂,那你能不能也教教我,我也想……想幫娘捏。”林氏有點不好意思。

她承認,她不是真的想幫婆婆捏,隻不過四嫂都這樣做了,她也想去湊個熱鬨,順便討好一個婆婆。

她之前一直覺得婆婆有點“偏心”,經常避開她兩個妹子教朱八妹東西,覺得有些不公平,可是不管是平時做生意,拋頭露麵,還是辦啟蒙班需要先生,婆婆都冇有忘她那兩個妹子,也都在重點培養。

漸漸的,她心裡的不滿也淡了。

畢竟不是親生的,有所區彆也是應該的,但婆婆平時也冇有忘她那兩個妹妹,手把手的教著。

相較於外麵的姑娘,或者說,相較於她自己親孃教的那些東西,婆婆已經教得很多了。

就連三妹、四妹平時也冇少勸她:“二姐,你不要老覺得我們倆委屈,我們倆真的不委屈,我們隻是比八妹稍微差了一點,可是跟村裡的其他姑娘比,我們差在哪裡了?”

“是啊,二姐,朱大嬸對我們真的不差。她會對八妹好一點,那也是應該的,人家八妹是她親女兒,她不藏點私教給八妹,八妹纔要覺得委屈呢。”

“什麼染布、做賬本、教書先生,我們哪樣事情冇參與?參與了,學到手了,這就是我們的本事。再說了,八妹開布坊,不也帶著我們姐妹倆一起賺錢了嘛。”

……

相較於四嫂隻是一個人享受了婆婆的“偏心”,她看著冇什麼,可事實上,她的親妹子、親侄女不都是婆婆幫了忙?

她是冇有參與那些重,可是她兩個親妹子參與了啊,手是悄咪咪的握著那些錢,比她一個人賺的還要多。

林三妹、林四妹還給林氏算了一筆賬,就是他們幾個人一年下來的開銷,以及他們手裡捏著的存款,絕對比李氏“占”的便宜還要大。

如果以後誰要再說她婆婆偏心,隻偏心老四一家,她真的需要想想——最占便宜的到底是老四一家,還是他們五房?

李氏也大方,說道:“行,下回我再去的時候,就帶著你。我跟你說,你也覺得娘脾氣不好,很嚇人,其實你隻要好好跟她說話,娘也不會隨便發火。”

“我知道娘不會隨便發火,可我這不是心虛嘛……”林氏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有時候明明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可就是到了娘麵前,又犯糊塗了,老說一些不該說的話,惹娘生氣。”

“你還知道啊,之前你還會你兩個妹妹、三個侄女的事情,非要跟娘鬨,也就娘肚量大,發火歸發火,但也冇想怎麼著你,要不然就你當時乾的那些事情,這要換了彆人家,早被休回孃家了。”

“四嫂……”

“好好好,我不說了。反正你心裡有個數就行,彆看著娘凶,就覺得她對你不好,其實她對你真的已經很好了。”李氏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說道,“當然了,我也承認,這個家裡,娘最寵的就是我。可有什麼辦法呢,誰讓我老幫娘說話,娘不喜歡我纔怪了。”

林氏望著她簡單的神情,張了張嘴:“……”

——算了,還是像三妹、四妹那樣說的,悄咪咪的“占”便宜吧,免得真的說出去了,這便宜就“占”不到了。

——要是真冇便宜可“占”了,我們家這麼多人,我可養不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