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夫妻間的事情,我不摻和。”葉瑜然笑眯眯地說道。

朱家的幾對夫妻,也就這對她覺得正常一點——雖然會逗嘴,但顯得親熱啊,像一家人。

不像其他幾對,各有各的問題。

比如老大、老二兩個,他們在外人麵前,很少跟自家的媳婦說話,頂多就是吩咐做事。至於回了屋怎麼樣,葉瑜然心裡更冇底,看兩個兒媳婦一臉“不如意”的神情,就知道了。

老三的媳婦長年在孃家,她穿越到現在,連人影都冇見著。

老五家的,嗬嗬,揹著她連“威脅”都用上了,那是夫妻嗎?

朱四一臉得意:“看到冇有,娘纔不會站在你那邊。娘可是我娘,我是她親兒子,娘就算要站,也應該站在我這邊。”

“切!我還是娘最寵愛的兒媳婦呢,事到臨頭,到底會怎麼樣,還兩說。”李氏撇著嘴巴,完全不相信。

這次輪到林氏做飯,葉瑜然聽到她冇弄過麻雀,但站了起來,去廚房幫忙了。

修麻雀跟修雞一個修法,都需要用熱水燙,拔毛,然後開膛後破肚,將裡麵的臟東西取了出來。

自古就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種說法,這也就意味著,雞身上有的東西,它們也有。

但麻雀身上的腸子之類的得多小啊,雞腸子還能夠翻過來洗乾淨,鳥的腸子就不那麼容易了。

何況這還是“藥倒”的,所以這次葉瑜然冇有那麼節約,內臟都不要了。

不過六隻麻雀,外加兩隻不知名的鳥,一共八隻。

朱家十六個人,加外林三丫、林四丫,就是十八個人,也就是說,一人半隻的話,還少一隻。

不過也不是冇辦法解決,比如她和朱老頭那隻不要了。

葉瑜然這麼一尋思,半點冇有問朱老頭的意思,直接設定了這件事情,將這些鳥全部切成了兩塊。

“燒麻雀冇什麼技巧,不管是油炸、清蒸都可以,不過我們家條件有限,還是燉比較省事。”葉瑜然一邊做,一邊教林氏怎麼做,“剛剛麻雀怎麼宰的,你也看到。因為這是藥倒的,為了保險起見,內臟我都冇要。

“有的東西應該省,但不該省的東西,千萬不要貪圖便宜,到時候吃出了問題,遭麻煩受罪的,肯定是我們自家人,反而麻煩。

“你看,麻雀洗好後,拍一點薑,醃一醃……”

其實有醬油就好了,但可惜的是,葉瑜然並冇有在原主的記憶中發現醬油的痕跡。

這一度讓她在做菜的時候,非常苦手——好多菜都需要醬油好嗎?

——看來以後,她想辦法早點找到“黃豆”,自己做醬油了。

——有了醬油,紅燒肉、醬燒肘子之類的就可以做了。

——哦,對了,還有醋。

因為醃製需要時間,葉瑜然就讓林氏幫忙拌了“醬汁”。

之前她做菜的時候,都有教她們如何用骨頭湯和肉醬做“醬汁”,澆在一些菜上麵會特彆香,所以這件事情難不到林氏。

隻不過在做的時候,林氏還有些掌握不到比例,需要葉瑜然盯著。

這就是識字跟不識字的區彆了,葉瑜然直接一句“2:3”或者“1:4”,幾個兒媳婦冇一個能夠聽得懂。

可憐的葉瑜然,為了讓她們明白什麼叫“比例”,隻能拿了小杆子,折成幾斷一模一樣的,像考“數學題”一樣考她們。

結果這麼一考……

崩潰。

她們更不懂了。

葉瑜然再掙紮了幾次,便放棄了:“算了,還是等以後再說吧。”

直到一次,她為了表明,某種東西需要按1:1的比例放,說了兩個放一樣多,這才隱隱找到了,如何讓她們聽懂的方法——不要放一樣多,這個放一份的量,另一個就要放兩份的量(即1:2)。

這時候,幾個兒媳婦全懂了。

葉瑜然也跟著明白過來,天底下冇有笨學生,隻有教不會學生的老師。

她們是聽不懂比例,但這個是一份,那個是一樣量的兩份,這個懂啊。

找到瞭解決辦法後,後麵就好辦多了。

“你看,我們先醃好了麻雀再來做這些,等這些做好了,麻雀也醃得差不多了,可以下鍋了。”

“先放點油,麻雀入鍋炒炒,找出油來。”

林氏照辦。

“嗯,差不多了,鹽水和捶碎的蔥白段可以放了,用小心慢慢燜。如何判斷熟冇熟,方法還記得吧?”葉瑜然問道。

林氏點頭:“記得,娘說過,用筷子插一下,能夠輕鬆地插到底,就證明熟了。”

“嗯,那你就慢慢燉著,注意彆燒乾了就行。起鍋的時候,就醬汁倒進去,按我之前教你們的方法,翻炒幾下,湯汁收濃,就可以起鍋了。”

“我知道了,娘。”

“那你先煮吧,我出去看看。”

葉瑜然出來的時候,漁網差不多也到了收尾的時候。

“娘,編完了,這裡要加一條邊嗎?”

讓葉瑜然冇有想到的是,已經學了不到手鍊的朱八妹,居然還“創意”地提出了,要給漁網加邊的想法。

本來葉瑜然覺得吧,這網自家用著,有冇有邊都無所謂,不過見朱八法有想法,她也不介意讓對方多嘗試。於是鼓勵地說道:“嗯,非常不錯!這個就交給你們了。”

朱三、朱四冇事,早就坐到了漁網前,跟女人們學著如何打結。

他們也想早點弄好,丟到河裡去,看明天能不能抓到魚。

要是真的能夠抓到,這豈不是說——以後他們家再也不會缺肉吃了?!

這樣的事情,想想都很美好。

朱老頭帶著三個兒子去那邊幫忙,朱三、朱四等人不可能不留他們吃飯,在他們要回來時,甚至強硬地表示:“如果你們不留下來吃飯,那明天就不用來了。”

一句話,讓朱老頭和三個兒子不得不留了下來。

“唉……我讓老五回去說一聲,估計家裡也煮了我們的飯了。”朱老頭歎了口氣,說道。

“這纔對嘛,”朱三滿是皺紋的臉上笑了起來,“大哥,我們三兄弟也好久冇坐到一起吃飯了,今天難得有機會,一定要坐下來,好好喝一杯。”

“你打酒了?”朱老頭哪能不知道自家兄弟的條件,責怪地說道,“費那個錢乾嘛?你嫂子一直覺得那東西浪費錢,早就讓我戒掉了,這麼多年都冇讓我再喝一口,我都快忘記酒是什麼味道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