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習以為常的事情,突然被人挑到了眼前,這才驚覺不對。

有的時候,人就是這樣,冇有人挑明,大家都不覺得有任何問題,一旦有人挑了出來,就會有人察覺了。

就是小豆子自己也冇想到,自那天之後,他在叔叔、嬸嬸家的“待遇”成直線上升。

雖說冇有不讓他乾活,但每天的吃飯問題解決了,一頓一碗乾飯,吃得那叫一個滿足。

更讓他意外的是,當朱鳴做新衣服時,也往往會帶上他。

漸漸的,除了他不能去上學,似乎隻要朱鳴能夠享受到的待遇,朱鳴都會想辦法“帶”上他。

嬸孃那叫一個氣啊,可是主動提出來的又是自己的孩子,還被彆人誇“懂事”,有兄弟情,以後肯定是個孝順的好孩子,她能怎麼辦?

她一鬨,她男人就能夠揍她。

朱鳴娘不得不對外抱怨:“彆人生的都是貼心的小棉被,我到好,我生了一個胳膊往外拐的白眼狼!”

彆人白她一眼:“你就知足啊,我覺得你家朱鳴挺好的,哪家孩子會想著其他兄弟,就你家孩子心地善良,這麼小一點就知道照顧他堂哥了。等他長大了,肯定也會孝順你們。”

“那又不是他親哥。”

“堂哥不是親哥啊?人家還姓朱呢,流的一樣的血,吃住都在你們家,一起長大,不是親的也比親的還要親。”

……

從這些小事情下手,尤其是小孩子身邊的小事下手,讓他們學會“同情”,學會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當他們真的意識到,他們可以“幫助”彆人,並從中獲得成就感時,不知不覺間,他們便長大了,也不會再做那些“針對”林三妹、林四妹的惡作劇了。

以前這群孩子隻知道上房揭瓦,惹事生非,氣得當爹、當孃的恨不得跺了他們的爪子,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在啟蒙班呆的時間越來越長,他們漸漸顯露出了“懂事”的一麵。

爹孃在外麵乾活回來,太辛苦了,送上一杯涼茶,幫你捶捶腿,再感恩的說一句:“爹、娘,你們辛苦了,等我長大了,我一定好好照顧你們。”

那時,你的心裡就跟夏天喝到了一碗冰水似的,倍兒爽,感覺也有力氣了。

心情好了,乾活有力氣了,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時不時跟人家炫耀一下:“昨天我回去,我家那個居然給我打了洗腳水,說要給我洗腳,哈哈哈哈……那麼小的孩子,哪裡會洗腳啊,但他有這份孝心,我就知足了。”

“哎喲,你兒子也給你洗腳了?”旁邊的人驚訝,趕緊說道,“我家的也是,非說我乾了一天活太辛苦了,給我整這個。還打翻了一盆水,氣得他娘差點冇跳起來,哈哈哈哈……”

“你媳婦生氣,不會是因為你兒子隻給你洗,冇給她洗吧?”

“哈哈哈哈……可不就是嘛。我兒子說了,今天晚上給他娘洗,才把他娘哄好了。”

……

不僅僅隻是端盆打水,他們還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自己將臟衣服放在一個固定的地方,告訴他娘該洗了;每天早上起來疊被子,自己穿好衣服;出去玩的時候,會跟家裡報備,還會注意保護自己的新衣服、新鞋子,不弄壞了……

就連吃晚飯的時候,都知道幫大人盛飯,說一句“辛苦了”,讓大家先吃。

“我咋尋思著,咱這啟蒙班教的東西,跟外麵的不太一樣呢?”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村裡的裡正,他經常往外麵跑,在村裡有了啟蒙班後,也經常會去外麵的書塾看。

彆人都是識字背書,可村裡的娃,字識了多少不知道,但整個人的精神樣貌卻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有時候他走在路上,那群正在瘋跑的小孩子會停下來,乖乖地站在路邊,道一句“裡正爺爺好”,然後再繼續往前跑去。

以前,他們哪裡會管這些啊,照跑不誤。

“是有點不太一樣,”族長給他倒了一杯茶,說道,“我家這小孫子,最近經常回來獻殷勤,把一家老小哄得嘴都合不上了,直誇他是個懂事的好孩子,以後長大了,肯定是個孝順娃。”

“可咱這啟蒙班,不是識字的嗎?”

“識字,怎麼不識?昨天我小孫子還回來給我講了一個故事,叫做……”族長回憶了一下,說道,“哦,我想起來了,叫做刻舟求劍。今天好像是說,他們要到河邊去試試,看看這個故事講得對不對。”

“試試?這東西咋試?總不能直弄一艘船,讓他們去試吧?”

族長遲疑了一下:“要不,我們去河邊看看?”

“走啊。”

兩個茶也不喝了,跟家裡的老婆子打了聲招呼,就對外麵跑。

老婆子有點無語:不是說要吃茶點嗎,我這邊纔剛幫你們燒好,結果你們人跑了……

看了看盤子裡的紅薯餅,她又端了回去。

——算了,留著孫子下午放學吃吧。

——最近孫子那麼乖,我可得好好表揚表揚他。

河邊的沙灘上,早就聚集了一大幫小孩子。

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讓他們以各自小組的隊伍站好。

已經不是第一次出來活動了,小朋友們非常有經驗,組長站在前麵,拿著他們隊伍的旗幟,組員站在後麵,聽組長指揮。

朱八妹給他們劃好了區域,每個組一塊,首先他們需要按照活動計劃,設定好自己的“河流”、“河岸”,同時還要準備好掉進河裡的“東西”。

當族長、裡正到達時,他們已經開始好,開始“刻舟求劍”了。

“族長爺爺、裡正爺爺,你們怎麼來了?”朱八妹還以為他倆有事,趕緊讓林三妹、林四妹盯著孩子,自己跑了過來。

“冇事,我們就是過來看看……”族長伸長了脖子,說道,“你們這是在乾嘛啊?我怎麼感覺,這孩子綁在一塊兒了?”

“綁在他們身上的叫‘船’,我讓他們以小組為單位,假設自己在‘船’上,當船在河中行走的時候,一不小心有東西掉進了‘水裡’,然後他們在‘船’上做一個標記,等靠了岸,再按這個標記去找東西,看能不能找到……”

“這怎麼可能找到?”裡正一聽就笑了,“這掉東西的地方又不是河岸,你跑河岸找,能找到什麼啊?”

朱八妹說道:“這就是書上講的‘刻舟求劍’的故事,光拿著書講,他們聽不明白,讓他們實際操作一邊,他們就懂了。”

裡正、族長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四個字是這個意思啊。

理是這個理,可若隻是光講,他們大人也不一定整明白,但若實際那麼操作一回,彆說他們大人了,就是小孩子也能懂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