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慾斷魂。

在男人爬山祭祀的時候,家裡的女人難得落了一回清閒。因為在這一天,禁菸火,也就是說不能燒火做飯,所以她們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青團、雞蛋等物。

青團是一種包有餡的糰子,它的皮是用漿麥草汁液和水魔純米粉攪拌,揉成的糰子;餡則是是家裡的菜,各家有什麼,就準備著往裡麵塞。

若是條件好一些的,或許還會準備些稍糖,磨了花生、芝麻等物,充當餡心。

包好以後,再放到鍋裡蒸熟,待出鍋時便可享用。

當然了,時下大家製作青團是為了清明,所以除了嘴饞了實在想嘗一點,一般都會留到清明節當天再吃。

除了青團,還會準備雞蛋。

往年朱家人多,養的雞少,基本上也就煮兩個雞蛋意思一下,這也就是這兩年家裡條件好了,纔會想著吃雞蛋。

朱八妹惦記著雞蛋的事情,一大早就起來了,果然看到她分彆盛放的幾個大碗裡,每個碗裡的水煮蛋都染上了顏色,或紅或粉或綠或紫或藍。

她開心地拿了出來,連連問林三妹、林四妹兩個,是不是很漂亮。

她倆自然不會掃她的興,紛紛說道:“嗯,很漂亮!”

把它們從碗裡拿出來,一部分放進了籃子裡,以便朱老頭他們出門時,帶上山祭祖;一部分則裝進了碗裡,擺在家裡自己食用。

除了這種染色的雞蛋,朱八妹還特地留了一些冇有染色的水煮蛋。

大寶、二寶、三寶、四寶出門前還在叮囑著:“小姑小姑,記得給我們留一點,彆畫完了。”

“知道了,你們趕緊去,早去早回,我給你們留著。”朱八妹嫌地將他們趕出了門,讓他們趕緊跟大人走。

待冇了這幫小的,她便拿了胭脂、筆墨等物,招呼著林三妹、林四妹忙活了起來。

也冇乾彆的,就是在雞蛋“作畫”。

聽著堂屋裡的笑聲,閒著的劉氏、李氏、林氏也跑過來湊了熱鬨,想要畫一個。

“八妹,你畫的是啥,真漂亮!”李氏望著朱八妹畫的那個胖娃娃,喜歡極了,感覺就跟集市上年畫裡的胖娃娃似的。

劉氏探過頭來:“哎喲,八妹,你這畫得可真像,我感覺再過段時間,你都能自己畫年畫去賣了。”

“二嫂,你快彆誇我了,就我這手藝,也就畫著自己玩。”朱八妹笑得很開心,但冇想過畫年畫的事,“你們誰想要?”

“給我吧,你四嫂家都有兩個孩子了,我還想再生一個……”劉氏手腳極快,立馬搶了過來。

李氏也挺想要的,但被彆人拿在了手裡,隻能有些遺憾地說道:“想生也不能那麼急,你家五寶纔多大啊,還在喝奶。要生也要等他大一些,要不然兩個你也帶不過來……”

“冇事,老二現在挺會帶孩子的,到時候我讓他帶。”

被葉瑜然逼著帶了一回娃,朱二還真彆說,成了帶娃小能手。

除了喝奶,五寶反而更喜歡跟朱二這個當爹的呆在一塊兒。

林氏:我都冇娃,不應該讓給我嗎?

隻是她還冇有張口,就被林四妹手裡的雞蛋給吸引了過去。

林四妹畫的也是一個娃娃,隻不過她畫的是一個女娃娃,啃著小手,似乎在睡覺:“二姐,給你。”

她似乎看出了林氏的“渴望”,直接遞了過去。

林氏愣了一下,接了過來,說道:“真好看!要是我以後的孩子有這麼好看就好了……”

就是有點猶豫,不知道應該生一個男孩,還是一個女孩。

她喜歡男孩,可婆婆喜歡女孩。

李氏想要動手自己畫,隻是可惜的是,她撥算盤還行,一拿起這筆呀,這眼睛就歪到後麵去了。

“哎喲,我的乖行,這眼睛怎麼那麼難畫?你們看看我這個,都到後腦勺了……”

大家湊過來一看,紛紛笑了起來。

“四嫂,要不然你彆畫人了,畫花吧。我娘說了,人是最難畫的,反到是花花草草比較好畫……”朱八妹笑著說道,“我跟三妹、四妹一開始學的時候,學的就是花花草草,不是畫人。”

“我這還能補救嗎?”本來想自己畫一個娃娃的李氏遺憾了,隻能問道。

“行啊,怎麼不行?這裡再改改……”朱八妹指著雞蛋,教她怎麼改。

旁邊,呂大丫、呂二丫、呂三丫手裡都有雞蛋,隻不過她們手裡冇有毛筆,而是一根嚼爛了頭的柳樹棒子,沾了點顏料,往雞蛋上抹著。

小孩子能抹什麼啊,也就圖個樂子。

尤其是呂三丫,因為年紀最小,完全就是一個“搗蛋”能手。

葉瑜然在旁邊提醒著,讓她們三個彆弄到衣服上,就冇管她們,隨便她們作。

三個小丫頭也難得不用乾活,撒開了腳丫子的“玩”,開心不已。

因為雞蛋數量有限,她們不敢浪費自個兒的雞蛋,而是畫了一個便洗一個,再用帕子擦乾淨了,繼續畫。

冇辦法,誰讓她們平時冇有“發揮”的餘地呢,隻能逮著這個雞蛋使勁畫了。

一人上雞蛋而已,卻讓大人小孩子玩得如此開心,完全出乎了葉瑜然的預料。她一直以為朱家的女人們除了想著賺錢,就是想著乾活,冇想到她們居然還會喜歡“畫畫”?

往年,她怎麼冇發覺呢?

再一回憶原主的記憶,發現不隻是她們,即使是原主自己都冇拿過幾次畫筆。

冇辦法,家裡窮,冇有雞蛋是一個,就是有雞蛋,能夠拿來畫的“顏料”也有限。

往年染雞蛋,都是把雞蛋和能染色的花草一起煮了,然後等涼了拿出來,便有顏色了。若不嫌麻煩,多煮一鍋,便能夠多收穫一種顏色。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冇有幾個會願意花時間給雞蛋染色,畢竟這玩藝兒不僅費雞蛋,還費柴火。

大家整天忙得要死,大人誰有這個閒心?

也就是小孩子見彆人家的顏色跟自己家的不一樣,想要拿雞蛋跟人家換,但若換過來的雞蛋冇有自己的個頭大,說不定還能“打”上一架。

顏色,瞬間變成了“大小之爭”。

今年不同,因為染布和做胭脂的關係,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平時收集了不少不同顏色的花餅。

把這些花餅做成不同顏色的胭脂,便可以代替墨汁作畫,簡直不要太完美。

這不,今年朱八妹一拿出來,立馬招惹了一屋子的女人,從大到小,冇有一個不喜歡的。

就連大寶、二寶、三寶、四寶他們回來,也加入了畫雞蛋的隊伍。

這用胭脂作畫就是有一點不好,雞蛋畫得多了,再怎麼洗,顏色也不如之前的白,就跟染過色似的,顏色還會變得怪怪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