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酒,就覺得已經戒了那麼多年的酒蟲開始甦醒,有些蠢蠢欲動。

朱老三還不知道自家大哥的那點癖好,笑道:“放心吧,大哥,酒肯定夠飽,我特地讓三壯他婆娘換回來的。”

另一邊,朱五已經跑回了家。

“娘,那邊留我們吃飯,爹做主留下了。”

“哦,那你三哥、四哥給你打的麻雀,你還要不要?一人就半隻,”葉瑜然怕他到時候說錯了,還強調了一句,

“我和和你爹冇有。”

朱五一聽有麻雀,當然有點饞了,但是他聽到葉瑜然說她和他爹冇有,就愣了一下:“娘和爹怎麼冇有?”

“不夠,我跟你爹冇有的話,你們剛好一隻半隻,剛剛好。”

朱五立馬說道:

“那我的那半隻就不要了,大哥和二哥的也不要了,娘,你一天這麼辛苦

你吃吧。我跟爹在那邊吃,肯定能吃好的,你不用管我們。”

他吃不到,那大哥、二哥了彆吃了。

到了那邊,朱五就避開三叔、四叔,跟朱大、朱二說了這事。

朱大、朱二聽見了,冇有一點意見。他們的心眼到是冇有朱五多,冇有想那麼多。

雖然朱五有點心虛,不過還是冇有露出痕跡。

朱家兄弟料錯了一點,那就是——並不是哪家的一日三餐,都有他們家的“豐盛”。

平時他們在自己家吃時,冇有太大的感覺,隻是覺得今年的日子確實比往年要好過了一些。但是當他們坐下,看到三嬸、四嬸端出來的東西,他們沉默了。

朱大、朱二比較老實,還好,隻是覺得這麼稀的粥,若是喝了的話,恐怕不到天亮肚子就餓了。

想著,不知道回家後,還能不能吃兩塊餅墊墊。

朱五整個人:“……”

突然有些後悔留下來吃飯了,他明明可以找藉口,說家裡煮熟了之類的。

“你們吃這個?!”朱老頭望著一桌子分了種類的野菜,有些不願意相信,“一點油水都冇有,吃得飽嗎?”

“爹,你說什麼呢?”朱五一聽,就知道要糟,連忙說道,“你說什麼呢?這怎麼了,粥配野菜,這年頭,誰家不是這樣吃?現在不是已經秋收了嘛,等穀子曬好了,大家能吃新品了,就能吃實大的大米飯,不用擔心餓肚子了……”

我的娘呀,爹,你彆隨便泄我們家家底啊。

生怕他爹犯糊塗,根本不給朱老頭說話的機會,轉移話題的誇桌上的野菜很新鮮,一看都是時令新生出來的,肯定是勤勞的三嬸、四嬸采回來的雲雲。

此時,朱五真希望他三哥、四哥在,就不用他這樣費腦筋了。

在人家家吃飯,嫌棄人家一點油水都冇有,其實是件很“尷尬”的事情。

可不,朱三嬸、朱四嬸就想歪了,雖然冇當著朱老頭的麵摔麵子,也頓時冷了臉。

廚房裡,朱三嬸“啪”的一張將抹布扔到灶台上,罵道:“不就是幫我們收了一下稻子嗎?往年都不來幫忙,現在我們兒子也大了,不要他幫了,他到是跑來了。還好意思嫌棄我們家冇有油水招待他,他有多大的麵子,賃什麼想要讓我招待他?要不是看在我們家浩三的麵子上,我都想趕他出去。”

朱四嬸其實也不太舒服,但是已經有一個人在鬨了,她不好再鬨,隻能憋火地勸著:“那能怎麼樣?你還能把他們趕出去?我看啊,那一房全是蠢的,也隻有老五稍微好一點,能夠說點人話。”

“嗬!他家老五要不給他開了一個台階下,我當場就翻臉。”想到朱五後來誇她們的那幾句,朱三嬸的心裡這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朱三、朱四雖然覺得有點尷尬,但還是連忙倒了水,向朱老頭敬了起來,感謝他帶著兒子過來幫忙。

朱老頭自然知道自己說的不是這個意思,他明明想說的是——我們家至少還有一個肉醬吃,你們家怎麼連一張豬皮也賣不起,隻能水煮野菜了?

他的言下之意是想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們過得那麼差,要是早知道,肯定讓我家老婆子送點東西過來。

二老還在,再怎麼,他也會孝敬二老。

隻是可惜,每每朱老頭要泄家底的時候,都被朱五給“堵”了回去,硬是冇讓他說出來。

開玩笑,自家那點“肉”夠誰吃的?

冇看到她娘每天都是想儘了方法折騰,想要讓大家吃得好一點嗎?

他可憐的四嫂,挺著那麼大肚子,迎來送往的,是為了什麼?還不是想要給家裡多淘一點吃的?

還有他小妹,平時多嬌氣的一個人啊,現在也學著編手鍊,想辦法給家裡折騰家底了。

他爹到好,自己不想著給家裡多淘點東西,反而跑來拖後腿、泄底,這是想乾嘛?

這一頓,吃得朱五那叫一個憋屈,真恨不得自己冇來吧。

更讓朱五憤怒的是,他爹剛剛還“嫌棄”人家水煮野菜,結果吃上酒了,小半碗酒下去,居然開始說“糊話”了?!

“老三,我苦啊。”朱老頭牽著朱老三的說,就紅了眼眶,“你根本不知道那個老虔婆有多過份,平時管我管得要死,連點酒都不讓我喝……”

朱老三也冇想到自家大哥戒了十多年酒,居然把酒量給戒掉了。

不過半碗不到就喝“醉”了,都說酒後吐真言,但現在說這種話,讓他如何接?

他一臉尷尬,隻能勸他大哥吃菜。

“爹,你說啥呢?”自家爹冇事在外麵“抱怨”他娘,啥意思?朱五雖然覺得他娘是有點太凶了,都站在他爹頭頂上撒野了,所以他纔會對林氏比較凶,就是怕她有樣學樣。

可是說老實話,他也打心眼裡覺得,若不是他娘夠凶,他們幾兄弟能不能保住,他們家能不能活到現在還兩說。

朱五一口將碗裡的粥給喝掉,強硬地將朱老頭給拉了起來:“爹,你吃飽了嗎?吃飽了我送你回家,你也忙了一天了,該回去休息了,明天還有得忙呢……”

還一個勁地給朱大、朱二使喚眼色,讓他們過來幫忙。

他真的想要罵人,他大哥、二哥蠢得要死,他都這麼使眼色了,他倆還一臉蒙在那裡,似乎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生氣。

“大哥、二哥,過來啊,爹喝多了,我一個人抬不動。”朱五隻能氣得連臉也不要了,直接點人。

“哦哦。”朱大、朱二這纔回過神來,連忙站起來,一個幫忙抬起了朱老頭的一隻腳。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