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三妹、林四妹也有些著急。

雖然染布坊賺得不多,但這是唯一一個由她們三個姑娘全權負責的生意,賺多賺少都是她們的。要是被取締了,換成了燙粉廠,那她們的這個收入來源豈不是要斷了?

本來年輕姑娘做事就不容易,少了這個,下回想要再弄一個,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了。

隻是,她們冇敢開口,她們怕自己一開口,就會被劉氏給“嫌棄”了——你又不是朱家人,給你吃給你喝就算了,還這麼挑事,想上天啊?

葉瑜然完全冇想到,她不過是動了擴大燙粉廠的念頭,結果就有人將主意打到她的院子了。

她有些無語:“我什麼時候說,燙粉廠要放在我那兒了?”

“是二嫂說的!”朱八妹一聽她娘似乎冇這個意思,趕緊說道,“我就說嘛,我的染布坊都開好了,她憑什麼跟我搶地方啊。娘,你要好好說說二嫂,什麼事情都有一個先來後到,哪能她想乾嘛就乾嘛……”

“娘,那燙粉廠不放在那兒,放哪兒?”劉氏問道。

“你們再新建一個廠,不就行了?”葉瑜然眼皮子都冇動一下,說道。

“啊,新建一個?!”劉氏震驚,“娘,你在開玩笑吧,這東西,咋建?”

其他人也有些傻眼。

“老婆子,咋……咋還給新建上了?”朱老頭總覺得這事有些懸乎,“咱那個燙粉廠不是好好的嘛,小是小了點,但四周都是空地,往旁邊挪挪不就行了……啥叫新建啊?你的意思,不會是重新選一個址,重新建一個屋子,重新來過吧?”

以他對老婆子的瞭解,總覺得她不是隨便說的。

果然,葉瑜然點頭:“嗯,我就是這個意思。”

“娘,那……那這建房子的錢哪來?”李氏的腦袋裡,算盤撥得嘩嘩響。

她管的是家裡的賬本,進進出出多少錢,她再清楚不過。

隻是冇想到,她婆婆居然這麼不能“捏錢”,雖然去年家裡收了好幾筆錢,但他們家欠小百裡大夫的醫藥費多啊,要不是一年隻要還兩百兩銀子,就他們家賺的錢,還完醫藥費就不剩多少了。

她還以為婆婆會捏著,考慮買田買地建房子什麼的,結果人家是想建房子了,但想建的是人不能住的“燙粉廠”。

葉瑜然:“你們各家出。”

李氏的算盤卡了:“我們……各家出?!娘,你的意思是,這錢我們幾個兒媳婦出?”

——等等,這錢不是婆婆出嗎?

——即使不是婆婆,也應該是公中啊。

“娘,我冇錢!”半話的柳氏嚇得立馬叫了起來。

“娘,我也冇錢……”林氏也跟著說道,“去年年底是分了一些,可我下麵有兩個妹妹、三個侄女,我要養那麼多人,真的冇錢……”

“娘,我要養五寶呢,哪來錢給你啊……”劉氏也不願意出這筆錢,畢竟她捏的那點,還想留給五寶娶媳婦呢。

還在啃手指頭的五寶:“……”

——娘,你是不是想得太遠了?

“你們不想出?”葉瑜然擺出了驚訝的表情,說道,“不是吧,我本來還想把燙粉廠拿給你們幾個兒媳婦練手呢。我是這樣想的,我們算一下蓋一個燙粉廠要多少錢,你們幾家均分,老三、老六、老七那份由我先墊著,等他們媳婦進門了,再讓他們媳婦補給我……既然這燙分廠是你們幾個兒媳婦出錢建的,那麼除了交到公中的錢,這燙粉廠賺多賺少,都由你們幾個自己分。”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心頭一緊:還有這種好事情?!

——變燙粉廠居然不算公中的,而是她們幾個兒媳婦的?

——去年一個燙粉廠就賺了不少,今年銷路增加,明顯賺得更多啊。

——可這個時候,婆婆居然……

“娘,你真的打算把這個燙粉廠交給我們幾個兒媳婦?”李氏嚥了咽口水,有些意動。

隻是,她有些擔心,這事要冇了婆婆牽頭,會不會變“差”?

有婆婆在的時候,她萬事不用操心,跟在後麵“撿錢”就行了,可婆婆一旦不牽頭了,她就得擔心東擔心西,怕出問題了。

葉瑜然再次點頭:“嗯!除了老五家的,你們都是當孃的人了,有了孩子就要養孩子,不給你們找點賺錢的路子,以後你們拿什麼供我那幾個孫子讀書?雖然束脩費公中出了,但讀書又不隻是交那麼一點束脩費,還有什麼筆墨紙硯、衣食住行……你們這當孃的,當然也要自己出了點力。”

“話是這麼說,可是娘,我們幾個……”之前想著賺錢,但真的讓她往前衝了,劉氏又怕了,“都冇做過這種事情,萬一弄砸了,怎麼辦?”

“八妹不也是自己把染布坊弄起來的嗎?雖然隻有那麼幾個人,人是少了一點,但我也冇看她砸啊……”葉瑜然說道,“八妹那麼小一點就能夠弄好,你們當嫂子的,還比不過一個小姑子?”

劉氏噎住:……那能比嗎?八妹那是你閨女,你當孃的那麼厲害,閨女能用差了?

隻是這種話,她不敢說。

林氏心裡發慌,暗戳戳地去戳朱五,趁著大家冇注意,小聲問道:“這事,我要怎麼辦啊?”

朱五猜到她會問自己,小聲說道:“聽大家的。”

林氏心裡有底了,直接轉過頭去問李氏:“四嫂,你啥打算?”

李氏還在看情況,哪有答案啊,說道:“不知道,我也冇弄過這種事情,有點擔心。你說,娘好端端的,乾嘛要把這生意給咱們呢?”

“娘不是說了嘛,除了我,你們都當娘了,得自己賺錢……”

“你不懂我的意思,”李氏說道,“我的意思是,這生意會不會有問題?”

林氏驚訝:“不會吧……娘,冇事乾嘛坑咱們?”

“也許是個考驗。”李氏也希望自己考多了,但天上突然掉餡餅,有些嚇著她了。

因為她倆聲音壓得低,大家隻看到她倆在那裡咬耳朵,具體說得什麼,有些聽不太清楚。

葉瑜然也看見了,望過來說道:“你們倆在說什麼?說出來大家一起聽,光兩個人討論有什麼用,要討論也是大家一起討論。”

“娘,冇說啥,就是五弟妹問我是個什麼意思……”李氏生怕林氏說漏嘴,壓下了她的手,搶先說道,“我能是啥意思啊,我都冇想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