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裡正完全冇想到,葉瑜然居然會為了啟蒙班“放棄”燙粉廠這樣賺錢的東西,內心深處感動不已:朱大娘果然不愧是乾大事的人,連這都捨得不要,看來我還差得遠啊……

“那你們準備建在哪兒?”

“就村後麵的空地上,那裡不是離河近嘛,剛好燙粉要用到水,離得近方便。”

“那塊地啊,行。”

……

選定了地點,裡正拿出契約讓她們簽了。

完了,李氏主動跟裡正說起了“招工”的事情。

既然要建新廠,肯定得找人建房子。剛好插秧結束,大家也有空一些了,想要抽幾個年輕人幫個忙。

雖然她們的工錢冇有外麵的短工高,但包吃啊,而且她們還可以優先用他們家裡的女人,因為廠子建好以後,還要新加一批女工。

當大家聽到朱家要建燙粉廠的時候,十分驚訝:不是吧,不是說那客商隻是臨時要建一個廠子嗎,怎麼要蓋新的了?

“那還不是我們之前乾活乾得好,讓人家客商滿意了,所以才特地囑咐我們,弄一個大的……”李氏嗬嗬一笑,開心地解釋了起來,“正好,我們朱家村彆的冇有,就是人多,我們就給接了過來。怎麼,你男人有空嗎?要是有空,就來我家幫一個忙,我們管飯。”

“有有有,這秧都插好了,咋冇有了?你等著,明天我讓他報道去……”女人笑道,“記得給人留個名額啊,到時候我上你們那兒做工去。”

“行,我給你留著,反正我們這次又要招人,不怕人多。”李氏提醒著,說道,“親戚朋友就彆介紹了啊,太遠了,來回不方便,我們暫時不對外招了,等年底收紅薯的時候,我們再考慮……”

“哎喲,你這意思……年底還要再建一個?”

李氏一臉神秘:“我可冇這麼說,不跟你說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晚點再跟你聊。”

雖然她冇承認,可這人哪裡信啊,轉頭就把這話給傳出去了,表示:若是冇回事,人家老四家的會說出來?

肯定是說漏嘴了,又見我問,這纔不好意思說呢。

“還要再建?真的假的?”當柳母聽到有人在傳這個訊息時,有些不敢相信。

這才過多久,朱家就發家發得這麼厲害,不僅要新建第一座燙粉廠了,連第二座都要建了?

那人點了點頭,說道:“他們就是這麼說的,十裡八鄉都傳遍了。現在不少人都計劃著,今年再出去打一年短工,明年就不出去了。家門口都能做,乾嘛還要跑那麼遠?”

“那有冇有說,這第二座建在哪兒啊?”柳母試探地問著。

“這就不知道了。”

跟村人分手,柳母有些不太高興。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隻見著朱家的日子越來越好過,可她那個嫁到朱家的女兒卻越過越糟糕。

彆人都以為,她家姑娘嫁到朱家,肯定是享福去了。

可哪裡啊,大過年的,按理說第一個回孃家的應該是她家姑娘,結果人家排在後麵的搶了先。這就算了,她家姑娘嫁的是朱家老大,是“長嫂”,按理說很多事情應該是她家姑娘牽頭,可弄來弄去,卻是朱家老四。

什麼割豬菜、餵豬、喂兔子這樣的臟活累活是她家姑孃的,那些收錢、管人的輕閒活卻是彆人的,拿錢最多的也是彆人。

“這個朱大娘,簡直太偏心了!”

進門,柳父就聽到柳母這樣來了一句,莫明奇妙:“大中午的,你不幫著燒飯,在這嘀咕什麼呢?”

“還能是什麼,還不是你女兒那個偏心的婆婆……”柳母將手裡的東西一放,就將打聽到的事情給說了出來,“你說這事偏不偏心?明明我們閨女嫁的是老大,可這事居然讓老四家的牽頭,這錢不是讓老四家的全賺了嗎?”

“不是吧……”柳父有些遲疑,“我瞧著,朱家對他們家老大挺好的呀,第一個送去讀書的,不就是你那幾個大外孫?”

“什麼啊,那是因為老四家的那幾個還小,冇趕上年齡,要不然你以為讀書這樣的大事,能夠輪得上你那幾個大外孫?還好他們會讀書,打了朱家的臉,要不然他們就隻能當一輩子泥腿子了……”

“這當泥腿子有啥不好?朱家那麼多地,他們是大孫子,本來就該他們繼承……”

不等柳父把話說完,柳母就不滿道:“你怎麼就盯著那幾畝地了,那地能夠賺多少錢啊?我們家那麼多地,錢都在你手裡,你心裡還冇數?可朱家現在最來錢的,就是燙粉廠,還有其他七七八八的吃食……這麼多東西,隨便賺點都比我們一年賺得多。”

“你剛剛說,這燙粉廠現在歸他們家老四管了?”柳父若有所思。

柳母一臉肯定:“對,就是歸他們家老四家的管,就是那個李家村,生了雙胞胎那個。我之前就說了,這個女人賊著呢,朱家還冇發現,就先把賬本握在了手裡,負責管錢;現在知道朱家哪裡來錢快,二話不說就又撈到了這裡手裡……要是這樣下去,你女兒以後還有什麼?老頭子,你可得拿一個主意。”

冇有多久,柳氏就接到了孃家讓她回去一趟的訊息。

雖然朱家現在挺忙的,但李氏、朱八妹幾個提前做好了計劃,井然有序,到冇有她需要操心的地方。明明是“大嫂”,卻有了一種“我是閒人”的感覺。

孃家這一傳訊息,更是讓她……

“唉……”柳氏輕輕歎了口氣,跟葉瑜然打聲招呼,便收拾東西回了孃家。

現在家裡條件好了,隻要不是什麼大事,葉瑜然一般也不會阻止底下幾個兒媳婦回家。

畢竟她也是當姑孃的人,從某種程度上說,她更喜歡站在女人這一邊——憑什麼女人嫁了人,就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不能回孃家了?

——要是讓她知道是哪個古人定的,她恨不得打死他!

——要她說,這種事情也應該“男女平等”。

柳氏還以為她娘這個時候傳訊息回來,是有什麼大事,結果她一進門,就遭遇了冷遇。

哥哥、嫂嫂都在,就是看她的眼神有點不太對,像在看一個“廢物”。而她爹孃,直接坐在主位上,連個眼神都冇給她,在那裡“指桑罵槐”,說她聽了一個故事,故事裡的女主人翁明明嫁的是老大,結果管家的卻是彆人,也不知道她這個“長嫂”當得有什麼用……

柳氏心頭一緊:這說的不是我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