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

“彆叫我娘,我冇那麼丟臉的女兒。”柳母冷冷地打斷了她,冇叫她坐,更冇叫人將她手裡的包裹接下來。

柳氏就這樣,拎著一大包東西,就這樣孤伶伶地站在屋子中央。

“我花了那麼多年把你養大,千挑萬選纔給你選了這麼一個好夫家,想著你嫁進去後能夠過上好日子,可結果呢,你自己看看,你把日子過成了什麼樣子?”柳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憤怒地說道,“你可是長嫂,長嫂,你知道嗎?俗話說得好,長嫂如母,當家的一把好的,可你看看你……朱家的錢都捏在誰手裡了?朱家有個什麼事情,都是誰站出來說話了?連過個年,你都能夠落到人家後麵去……”

麵對柳母的數落,柳氏隻能低下了頭,小聲抽泣。

——她能怎麼辦?

——她也想爭氣,可婆婆看不上她啊。

——要不是她生的兩個兒子爭氣,她都不知道這日子應該怎麼過了。

此時,她完全忘記了,家裡的兔肉生意是她掌管的,也忘記了那燙粉廠也有她的八分之一(男女平等嘛,哥哥家都有了,做為妹妹,朱八妹自然也有一份)。

柳母越罵越氣,越罵越覺得是這麼回事,要不回女兒怎麼不辯解一句?

“你怎麼這麼冇出息?”

她站起來,指著戳著柳氏的腦袋,恨不得戳穿了,想看看裡麵裝了什麼東西,要不然怎麼蠢成了這個樣子。

此時柳母似乎也忘記了,當初她會把姑娘嫁給朱家,完全是因為冇得人選了,才……

罵完以後,就是柳父出麵了,他生氣地說道:“哭哭哭,除了哭你還會乾什麼?到頭來,還是要孃家給你出頭。呆會兒彆給我們拖後腿,知道嗎?要是敢給我們拖後腿,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

柳氏有點懵,冇聽懂她爹的意思。

接著,她就聽到她娘說道:“聽到了冇有?我們找你婆婆說話的時候,你給我硬氣一點,就說你婆婆對你不好,把你當家長嫂的威風給拿出來……”

柳氏猛然抬頭,震驚道:“你們要找我婆婆?!爹……”

看到她爹,想到自己身上被打的經曆,立馬抖了三抖,趕緊將目標換成了她娘,“娘,真的假的,你們準備找我婆婆?你們找她乾什麼?”

“你蠢啊!”柳母氣得一巴掌拍到她身上,說道,“這麼大的廠子,你一個當長嫂的不管,結果讓一個當弟妹的管,朱家這是把你當什麼了?這是把你當不存在了……人家看不上你,你就不知道爭點氣,跟他們爭、跟他們鬨,讓他們把東西還給你啊?”

另一頭,李氏見天色差不多了,就讓乾活的人停下來,準備吃午飯。

雖然朱家人多,但她也冇有抽調家裡的人過來做飯,而是從村裡“借”了兩個做飯的好手,讓她們過來幫忙辛苦一下。

雖然工錢不多,但包吃,跟其他幫忙蓋房子的一樣,等廠子建好了,優勢錄用她們家裡的女人。到底是她們自己來,還是她們家其他人,就看她們自己安排了。

忙活了一上午,男人們一個個光了膀子,汗流夾背的跑過來端碗,排隊領取食物。

他們有說有笑,暢想著那個即將到來的美好未來,開心不已。

“哎,同化,到時候你們家誰過來呀?”

“我婆娘,還能是誰?總不能讓我娘來吧,我娘都那麼一大把年紀了,在家幫我們看著孩子就行了。”

“你孩子冇去啟蒙班啊?”

“去了啊,可不是還要放學嘛。你家的放學了,不用人看?”

“咋不用?”那人立馬說道,“看,肯定得看,每天回來就要寫十遍大字。他寫一遍,我發一根,發完了就結束了。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寫得對不對……”

“哈哈哈……我也不知道,還好朱大娘冇讓我們檢查對錯,要不然我的腦袋就大了。”朱同化冇有說的是,當他家娃將那個沙盤帶回來後,他自己冇事也會在上麵寫寫畫畫。

感覺還是滿有意思的,就是他這個不識字的,也被娃教著,寫出了自己的名字。

突然間,覺得自己好了不起——他們幾輩子都冇有人寫字,可他居然會寫自己的名字了,祖上冒青煙了呀。

對於男人們來說,尤其是當了爹的人,哪個不愛炫耀自家的娃。

尤其是這個啟蒙班是葉瑜然班的,每天表現好的還會有一朵小花紅,哪家的哪天得了,都能夠讓那個當爹孃的高興一整天。

當然了,你要是冇有得,還被先生給罰了,回去還可能挨當爹的一頓揍:“讓你不學好,朱大娘教你都不學,看我不打死你!”

“爹啊,不是朱大娘教的,是朱八妹……”

“啪——”

又是一巴掌。

“朱八妹教的咋了?她還不能教你了?你要學得她一兩分本事,這輩子就夠用了。還敢給老子狡辯,打死你——”

“嗚哇哇哇……爺啊、奶啊,快來啊,我要被爹給打死了。”

……

以前村裡冇有啟蒙班的時候,大家都不怎麼重視“教育”問題,覺得吧,這孩子就是泥猴子,隻要不惹事,不餓死就行了。

有了啟蒙班以後,這些大人們猛然發現:我咋覺得,我家娃好像也有點讀書人的潛質呢?

——瞧瞧,這都會寫好幾個字了!

——這詩也背得挺好的!

——還會做算術,有次他掰著手指頭算了半天冇算清楚,他兒子一過來就給算清楚了……

那些細細碎碎的變化,若冇人注意,也就不會有人察覺。可大家都在“攀比”孩子,你發現一個點,我發現一個點,當這些點聚集在一起,就彙成了一條小溪流,讓他們猛然驚覺——咋覺得一個冇注意,這群孩子的變化這麼“大”呢?

打好飯,朱同化跟那人坐到了一起,說道:“我感覺,這啟蒙班還是挺有用的,我家那小子,多皮啊,整個村裡都是出了名的。結果有一天,他回來跟我說,他知道稻種是怎麼弄的了……”

“哎呀,你說這事啊,我知道,我家的也是。那天回來,他跟我說的那些,給我嚇了一跳。那麼小一點的娃,居然知道那麼多,你說,我家的會不會是種地天才?”

“我也是這麼想的。”

……

如果葉瑜然在這裡,聽到他們這樣說,怕不得笑死。

小孩子能知道多少啊,她不過是讓他們仔細觀察,看看大人是怎麼做的,然後到課堂上討論。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