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氏屁顛屁顛的跑回廚房,把自家的那幾把菜刀挑了出來,撿了一把最大的。

林氏也冇閒著,拿籃子、拿布,一條龍服務。

因此,等菜刀到葉瑜然手裡時,已經放在籃子裡,用一塊布蓋好了,簡直就跟當初葉瑜然出門時“一模一樣”。

顯然,當年葉瑜然扛菜刀找人“理論”的事情,她們記憶猶新。

朱四想像中的“打”起來,到冇有發生。

朱五到時,李嫂鐵青著臉,任柳母在地上耍潑。

冇辦法,人家又是哭又中嚎,她又不可能跟人家比哭比嚎,根本就壓不住對方的聲量。

既然壓不住,她就懶得壓了,逼自己耐下性子,等婆婆出馬。

“我已經讓人通知你娘了!”

當那個做菜的大娘小聲告訴她,李氏狠狠鬆了口氣:老孃對付不了,我婆婆還對付不了?等著——

一時間,新廠隻有柳母的哭聲。

朱五微微鬆了口氣,隻是不等他有所動作,就已經有人發現了他,並且叫嚷了起來:“朱五來了!”

柳家人立馬望了過來。

“看我乾嘛?我娘還冇來——”本來想悄悄靠近的朱五隻能大大方方地站了出來,說道,“不管你們想談什麼,直接跟我娘談,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家不管什麼事情,都是我娘做主。”

一推二淨,直接推到葉瑜然身上。

柳父給幾個兒子和侄子打了眼色:拿下他!

他們迅速動作,拿著鋤頭就朝朱五包抄了過去。

朱五臉色微變:“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朱同化等人也迅速反應了過來,趕緊跳了出來:“哎哎,柳家的,你們乾嘛呢……這可是咱們朱家村,當著朱家村的人動朱家村的人動手,你還把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

一嚷嚷,離朱一近的朱家村人反應過來,操起地上的傢夥,就護在了朱五四周。

“老子告訴你,我管你們是來乾嘛的,敢動朱家村的人,那要問問我手上的傢夥答應不答應!”朱文端直接擋在了朱五前麵。

當年要不是朱大娘“救”過他女兒,他女兒早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就衝著這“救命之恩”,他也不能上人當著他的麵對朱五咋樣。

“讓開——”柳大一看就知道要糟,一旦他們冇辦法在葉瑜然到來之前抓住她兒子,到時候他們拿什麼跟她談判?

“讓個屁!”朱同化罵了一句臟話,已經帶著人扛著傢夥趕了過來,“孃的!當我們這麼多人眼瞎啊,你這是覺得我們朱家村人好欺負,想要動手呢。”

看戲歸看戲,但若讓朱五被彆人得了手,到時候他們咋跟朱大娘交待?

想年他差點害死朱七的賬,朱大娘還冇跟他“了結”呢——冇辦法,他們家窮,那醫藥費一直冇能結清。

被人護住的朱五鬆了口氣,即使他腦袋瓜子再聰明,手裡冇有傢夥,個頭也冇有人家大,那也是“雙拳難敵四手”呀,更何況人家人多。

現在好了,有人護著他,他就不用怕了。

“柳叔,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我們兩家可是姻親,你女兒嫁給了我大哥,是我們家的大嫂,按理說有什麼事情,也應該坐下來好好商量,你這……”朱五開口說道,“你咋帶著人上我們家給鬨上了?到底有啥事,你說清楚,我們也好搞清楚是不是有啥誤會……”

不等柳父說話,坐在地上的柳母就叫了起來:“有啥誤會?有啥誤會?你好還意思說我女兒是你大嫂,要你真我女兒當你大嫂,怎麼你們老朱家當家做主的是這個老四家的,不是我閨女?”

朱五一頭霧水:“啥意思?你能說得再清楚一點嗎,什麼叫我們家‘當家做主’的是我四嫂?”

柳母兩個巴掌拍了起來:“這說得還不清楚?你自己瞧瞧,這新廠子是誰在管事?”

她指碰上李氏的鼻子罵道,“是這個賤女人!她算老幾啊,她嫁的是老四,前麵還有一個老二呢,按理說,這麼大的事情,就算輪也輪不到她,咋這新廠就歸她管了,憑什麼啊……”

李氏翻了一個白眼:“我管咋了?我管隻能說明你女兒冇本事。你咋不問問你女兒自己乾了什麼事情呢?”

——難道她想管?

——要不是大嫂做了那麼多讓婆婆失望的事情,婆婆會跳過她,讓彆人管?

——當初開始整理計劃時,她也冇少問大嫂的意見,可冇用啊,大嫂一點主見都冇有。

——要不是她是自己的大嫂,她連那八分之一的利益都不想分出去。

彆看著柳母平時溫溫柔柔,一副不敢跟外人多說的樣子,冇想到今天“huo”出去了,不僅演了一回潑婦,這動手也挺利落的。

李氏話音剛落,她就出人意外的衝了過來,直接給了李氏一巴掌。

“啪——”

李氏毫無準備,被打了一個正著:“你個瘋婆子,居然敢打我?!我娘都冇這麼打過我——”

“老孃打的就是你!真當我們柳家的女人好欺負是不是,欺負我女兒就算了,居然敢欺負到我頭上……”

“我跟你拚了!”

……

眨眼間,兩個女人扭打到了一起。

柳母的兒媳婦、侄媳婦也連忙衝過來幫忙。

“娘,你小心點!”

“娘,你一大把年紀了,彆閃了腰啊!”

“朱四哥家的,你咋能打我嬸子呢?快鬆手啊……”

……

看著是來拉架的,其實是來“拉偏架”的,不是暗中偷掐李氏幾把,就是偷偷抓住李氏的手,讓彆人打。

一時間李氏吃虧不已:“孃的,你們這幫賤婆子,居然敢使暗拌子,欺負我一個人,給我等著……彆讓我得手,我得手了弄死你們!”

煮飯的婆子想要過來幫忙,可她們的加入不僅冇能給李氏幫上忙,反而加劇了戰狀,越發激烈。

“哎喲——我的天,彆打了,朱大娘要來了,打什麼打啊,趕緊鬆手。”

“孃的!你們姓柳的腦子有病啊,下這麼重的手!”

……

朱五簡直想要喊天:四嫂啊,你就不能再忍忍嗎,我娘他們馬上就來了——

——完了完了,我答應四哥要看好你的,這下子完了!

——四哥,對不住了,我冇看住!

女人們打上了,男人們即使著急,也冇辦法插手。要不然,男人紮進了女人的隊伍,那就是“不要臉”、“下三爛”。

朱五冇辦法,隻能在柳父下力氣:“柳叔,快拉人啊,怎麼能讓她們打起來?這麼大的事啊,鬨得兩家都不好看,到時候怎麼收場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