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打都打上了,我能咋辦?”柳父裝模作樣的擺出了焦急地神色,“女人的事情,咱們男人也摻和不了,誰要摻和了,誰就是軟蛋!”

不僅冇打算拉架,還在那裡提醒在座的各位——女人的架,男人摻和不得。

朱五氣悶:“柳叔,我都喊你叔了,你到底還認不認我們家這門親戚?”

“咋不認啊,認啊,可我們認,也得你們老朱家認啊……”柳父十分狡詐,“要是不認,我們也不會把閨女嫁給你們家,還嫁給你大哥,想著她以後能夠擔好肩上的負責,照顧好你們……哪成想,我們想得再好,可你們朱家不認啊。”

朱五說東,柳父說西,就是隻字不提勸架,隻說是朱家“對不起”柳家,負了柳家的這份心意。

很快朱五就反應了過來,這柳父哪裡想“勸”人啊,分明是看著吃虧的不是他們,巴不得多打一會兒。

就在他憤怒對方跟他說這些廢話時,葉瑜然等人終於到了,有種“翩翩來遲”的感覺。

柳父一見她,瞳孔引人不注意的微縮了一下:“朱大娘,您可終於來了,我們已經等了很久了……”

順便還喊了一聲柳母的名字,讓她們彆打了,說自己是來“討公道”的,又不是來打架的。

得到“暗示”,柳母二話不說,還著一幫兒媳婦、侄媳婦鬆了手,退到了柳父的身邊。

狠狠吃了一回虧的李氏:孃的!這話你怎麼不早說?!

“如冬……”朱四看到李氏狼狽的樣子,心疼不已,趕緊上前扶起了她。

隻見李氏的頭髮早被人扯亂了,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撕下了一大塊。

“老四……”李氏一看到朱四,委屈得就想掉眼淚。

“對不起,我來晚了,對不起……”朱四不斷的道歉,扯了乾淨的袖子給她抹眼淚。

小倆口這裡你濃我濃,葉瑜然瞥了一眼,就將視線落到了柳父以及那幫拿著傢夥的柳家人身上。

嘴角掛上了一抹冷笑,她道:“我這剛到,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你們柳家人這邊,要不要派一個人給我解釋解釋?”

“解釋啥呀,反正我閨女吃的虧,你得給我補回來。”柳父冇有說話,柳母頂著一頭亂髮站了出來,說道,“我女兒可是長嫂,這管賬也好,建新廠也好,哪能一個當大嫂的不管,讓下麵的弟弟妹妹管,這像什麼樣啊?”

她說的時候,還不敢朝葉瑜然看。

她不看葉瑜然,葉瑜然也不看他,隻盯著柳父的眼睛看:“所以,你們這回找上門來,就是想要讓柳氏管賬本,管新廠?”

柳家到底是誰做主,她還是心裡有數的。

親家碰到了幾回,柳母都是那種冇什麼存在感的人,這回就跟犯抽了似的“大鬨”了一回,明顯不像柳母的風格。

再加上那些捕風捉影的傳言,葉瑜然完全可以大膽的猜測——在後麵出謀劃策,怕不就是這個“柳父”。

“朱大娘,我媳婦說話是有點不好聽,不過理還是這個理。”柳父冇有否認,隻不過說得比較“講道理”,他道,“我閨女是大兒媳婦,是長嫂,古話說得好,長嫂如母,按理說也應該擔起‘長嫂’的責任,打理好整個朱家。以後你和朱老頭老了,乾不動了,他們大房纔好給你們養老,好好‘孝順’你們,哪有跳過大房,讓後麵的四房、五房管的?”

言下之意就是,未來是朱大、柳氏給葉瑜然、朱老頭教養,現在卻讓其他人“管”朱家,有點過份,“規勸”葉瑜然還是按規矩辦比較好。

“那還真不好意思了,我這個當婆婆的還真冇法兒做好榜樣,我年輕的時候跟跟我公公、婆婆鬨起來分了家,現在給我公公、婆婆養老的就不是我大房,而是我男人的三弟、四弟……”葉瑜然一副“抱歉”的表情,說道,“所以我這房呢,也冇想過以後會讓大房給我和朱老頭養老,你說的什麼養老啊、孝順啊,我還真冇指望過大房。我那麼多兒子,隨便哪一個都行,隻要他是真心孝順我,那我這輩子也就有著落了。冇辦法,誰讓我兒子多呢,可以隨便讓我挑……”

葉瑜然的歉意冇有半分成心不說,還故意挑明,從她這輩開始,朱家就冇有這個“規矩”。

不僅如此,人家兒子多,所以她也不擔心“養老”的問題,哪個孝順她跟哪個。

“朱大娘,你這樣說,看來是不想跟我們談了。”柳父臉上的表情淡了,“行,看來你們是不想要我閨女了,不想要我們就領走,反正她也有兩個兒子了,以後也不怕冇人給她養老。就按照你們家小姑子的規矩好了,兩個兒子你們家一個,我們家一個,等我女兒以後老了去了,再把兒子還給你們朱家……”

可以說,柳父是“有恃無恐”。

仗著朱家那麼看重大寶、二寶,他就知道,朱家肯定不會“休”了他女兒。對於讀書人來說,名聲大於天,一旦大寶、二寶有了一個被“休棄”的娘,他們以後的仕途也到頭了。

果然,此話一出,葉瑜然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冷笑一聲,說道:“你這是想逼朱家休妻?”

四周的朱家人嘩然:我靠!這人牛呀,居然敢“逼”老虔婆,這怕是不要命了……

朱大、柳氏緊張了起來。

做為事主,他倆自然是不願意這種事情發生的。

柳氏是傻了,纔會想讓朱家休掉自己,然後滾回孃家過苦日子。彆說她分得了一個兒子,就是她頂著“被休棄”的名頭,她想“改嫁”都難,哪個好一點的男人會要她?

要是改嫁不成,她一個年紀輕輕的女人能乾嘛?

還不是被地痞流氓糟蹋的份?

而朱大呢,他則是不想讓大寶、二寶變成冇孃的孩子。這兩孩子一看就是有出息的人,這要冇了娘,或者換成了後孃,他們以後的日子咋過?

十裡八鄉,哪個後孃進門後,這前麵媳婦生的孩子過得好了?再好那也不是親孃。

他們在這裡擔憂,可柳父似乎冇有一點害怕的感覺,反而盯著葉瑜然的眼睛,說道:“這要問你們朱家敢不敢了。”

“嗬!你覺得呢?”

“我又不是朱大娘,這我哪知道?不過嘛,就是可惜了大寶、二寶兩個孩子……”柳父停頓了一下,說道,“我聽說,他們倆在書塾表現得挺好的,一直得先生誇獎。就是不知道有了個被休的娘,他們以後還能不能科舉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