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即使是“老虔婆”也有失手的時候,挑了這麼一個兒媳婦。

——嘖嘖嘖嘖……

雖然吃瓜黨們有些怕葉瑜然,但難得看到她“倒黴”一回,不知道為何有些幸災樂禍。

柳氏被柳家人圍在中間,狠狠討伐。

他們跑這麼一趟,冒著得罪“老虔婆”的風險是為了什麼呢?還不就是眼饞朱家的利益,想要分一瓢羹嗎?

結果柳氏到好,挖了這麼一大個坑等著他們。

她要冇有撈到一點“好處”還好,他們還能逼老虔婆掏一點東西出來,結果人家該給的都給了,即使他們嫌少,可頂著“出師無名”的旗幟,他們也冇辦法再要了。

“啪——”

一個巴掌落到了柳氏的臉上。

打她的不是彆人,正是柳父。

他臉上流露出一種“惱羞成怒”的神色,似乎剛剛找朱家麻煩的人不是他一般,在那裡大罵柳氏不是東西,不知道知足,故意挑撥朱、柳兩家的關係,害得他帶人找朱家的麻煩……

總而言之,他跑這一趟根本不是他自己的主意,而是被柳氏“鼓動”“陷害”的。

演完這一出之後,他又痛哭流涕地跟葉瑜然道了歉意:“對不住,朱大娘,是我這個老頭子冇教好自己的女兒,我冇臉見人……”

還給了自己一巴掌。

劇情的迅速反轉,讓一幫吃瓜黨們再次驚訝:等等,柳父的意思,眼下這一出是柳氏“搞”出來的?!

——我的乖乖,這柳氏看不出來啊!

——可憐的柳父、柳母,碰到了這麼一個不省心的女兒。

……

本來大家還在看柳家的戲,果然又變成了“同情”柳家,“嫌棄”柳氏。

就連李氏也有些拿不準:不是吧,難道這事真的是大嫂乾的?

她有一種,自己“小瞧”了大嫂的感覺,完全冇想到她會是這種人。

葉瑜然也冇想到,柳父能夠這麼下得去臉,當著這麼多人跟自己“道歉”。顯然,冇有撈到一點好處,人家不打算把自己“得罪”死了。

隻是,這事真的是柳氏乾的?

不是她小瞧柳氏,就柳氏這腦子,她連劉氏、林氏都搞不定,還能想出這麼大一出?

葉瑜然在心裡打了一個問號,臉上的神色不變,隻是冷冷的:“瞧親家公說的,你冇把女兒教好,自然是冇有臉見人了,你要是都有臉見人了,那彆人還要什麼臉?”

柳父彎下腰的動作,瞬間有些僵硬:這個老虔婆,得理不饒人!孃的!要不是老子……

一咬牙,又給了自己的另一張臉一巴掌:“是是是,我冇臉,都是我不好,是我冇教好女兒,我給你道歉……”

——老子就不信了,老子這樣低聲下氣了,你還不會鬆口?

——你要再不鬆口,到時候傳出什麼不好的傳言,可不要怪老子,反正你名聲已經夠壞了。

“我曾經聽到過一句話,說是如果你跟誰有仇,就把女兒教成最壞的樣子,然後嫁到他家去,保證攪得他家天翻地覆。”葉瑜然說道,“親家公,咱們兩家好像冇有這麼大的深仇大恨吧?”

“朱大娘,你這是啥意思?”柳父猛然抬頭,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你……你咋能這樣說?我是冇把閨女教好,對不住你,但……但你也不能這樣想我啊,我柳大生是什麼人,這十裡八鄉誰不知道啊,我就是一個老實人……你不能這樣欺負老實人……”

到了這種時候,柳父也冇有忘記扮演自己的“老好人”形象,順便給葉瑜然扣上一個“欺負”老實人的帽子。

反正她名聲不好,扣再多的帽子大家也不會覺得奇怪。

葉瑜然吹了吹手指,冇有半點誠意地說道:“那還真不好意思,大家都知道我名聲不好,也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可總有一些瞎眼的喜歡撞上來,我也冇辦法,隻能‘惡意揣測’了。冇辦法,誰讓你把這麼一個糟糕的閨女嫁給了我呢?要不然,你領回去算了?”

後麵,她還試探了一句。

“你要我領,我就領。”柳父冇有半點猶豫,說道,“是我對不住你,我認了。不管她以後是吃糠咽菜,還是屍卷草蓆,那都是她的命……”

“嗬!你這是在威脅我嗎?”葉瑜然直接戳穿了他的心思。

她還以為,就算柳父再不是東西,即使他能落下臉來“道歉”,那他也會心疼自己的女兒和兩個外孫,跟自己“求饒”,求給他女兒一條活路。

可是他連求都不求,直接一口答應——他接,但他接回去他女兒是生是死,他就不知道了。

他這是在乾嘛?

打她的臉嗎?

她要真讓柳氏落得那樣的結局,彆說大寶、二寶以後還能不能有出息,就是以後會不會恨她都得兩說。

柳父冇有狡辯,直接打自己的臉:“我不是人,我不是東西,我教不好女兒,也給不了她更好的生活……我就是個冇用的東西!”

不說求饒,隻哭訴自己的“為難”與冇用。

有的時候,人就是這樣奇怪。當柳父扮演大惡人的角色,來找葉瑜然的麻煩時,他們隻想吃“老虔婆”的瓜,看她會不會吃虧;可真當她占了上風,把一個“大惡人”逼成了一個受害者,他們又忍不住有些同意這個受害者。

——唉……其實他也挺可憐的!

——朱大娘也真是的,人家都道歉了,乾嘛不原諒人家呢?

同理心,瞬間占到了柳父這邊。

不過真要讓他們為柳父說幾句公道話,做點什麼,那也不太可能。畢竟“老虔婆”三個字還是有一定威力的,大家都還想著抱老虔婆的大腿,哪個會一時腦子狠抽,跑去為了一個“外人”而得罪她呢?

要他們說,“同情”為同情,但柳父也隻能“自認倒黴”,誰讓他不長眼睛,得罪彆人不好,偏偏要“得罪”老虔婆。

葉瑜然可不知道吃瓜黨的心思已經轉了好幾圈了,她看著跪在地上,不斷拍自己臉的柳父,突然覺得有些噁心。

明明對方在做一件很冇道理的事情,卻硬是靠扮演“柔弱”讓彆人覺得他纔是受害者,讓人既覺得火大,抽他一頓,又覺得“百口莫辯”。

她到想“辯”了,可一切都隻是她的猜測,拿不出證據啊。

憋屈之下,葉瑜然隻能說道:“行了,搞得我好像無緣無故要逼死你女兒似的。你們要是不會冇事帶著你們女兒來鬨事,也不會今天這一出了……做錯了事就是做錯了事,搞那麼多事乾嘛?起來吧,都一把年紀了還顧在那裡打自己的臉,你不覺得丟臉,我都覺得丟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