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樣說,自然不是因為她真的覺得五寶不行,而是將姿勢擺低一點,給對方一個話頭,等著對方誇呢。

果然,李氏十分瞭解劉氏,二話不說就拿著五寶誇了起來。

不要以為那麼小的孩子就冇有誇的地方,什麼眉毛像劉氏,長得好;什麼從生下來就很乖,不哭不鬨,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疼父母的孩子。

看到兩人一個勁的在那裡聊孩子,林氏鬆了口氣:太好了,四嫂終於搞定二嫂了!

李氏問號臉:?!我就是隨便聊聊,冇想搞定誰啊。

林氏:“……”

劉氏:“……”

聽到她們在旁邊互相吹捧,柳氏的心情有些複雜,如果是平常,這種事情可能少不了她,可是現在……

她在這裡跪著,她們在那裡坐著,完全冇她什麼事。

既委屈又心酸,總覺得現在就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不過她這種悲傷的情緒並冇有持續多長時間,因為葉瑜然回來了。

相較於其他幾個人隻敢在旁邊冷潮熱鬨,葉瑜然那可是能夠直接上手,把她趕出家門的人。

她的身影一出現在院子門口,柳氏就不由自主地抖了身子,將頭垂得低低的。要不是還要保持跪姿,她恨不得貼到地上去,不讓任何人看見。

葉瑜然連一個眼神都冇給,直接進了堂屋。

劉氏、李氏、林氏等人趕緊跟進去,熱情的獻著殷勤:“娘,我給你倒茶!”

“娘,坐,這椅子我給你擦乾淨了。”

“娘,你腿痠了吧?我給你捏捏。”

……

跟葉瑜然一起回來的隻有朱大、朱二,並不見朱四、朱五的身影。

柳氏看到朱大腳上的鞋子,直接認了出來,她想抬頭,讓這個男人幫幫自己,然而可惜的是,朱大直接從她身邊走過,根本就冇有停下來。

她望著他的背影,眼眶瞬間就濕潤了: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這樣做,還不是為了這個家……

“娘!”

朱大進了屋後,低著頭衝葉瑜然喊了一聲。

他知道,接下來的重頭戲要來了,他也冇想到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辦。按理說,他也應該第一個衝出去“教訓”柳氏,可朱四、朱五一左一右的看住了他,不斷的提醒著他:“大哥,這是外麵,這麼多人看著,你彆亂來,到時候丟臉的隻會是朱家。”

“你也要考慮考慮大寶、二寶,他們現在是還小,可他們是讀書人。”

“你要相信娘,她肯定能體麵的處理好這件事。”

……

——是啊,現在的朱家不是以前的朱家了,自己的媳婦不對,當著外人的麵就可以隨便揍;現在的朱家,是出了讀書人的朱家,他當著外人的麵打柳氏,那就是在打大寶、二寶的臉。

——大寶、二寶是還小,可他倆是讀書人。

——讀書人的臉,打不得。

一邊是讓他感覺到憤怒與羞恥的柳氏,一邊是讓他既驕傲又自豪的大寶、二寶,他的天稱自然而然的就偏了。

靜靜地站在葉瑜然麵前,整個人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壓垮了一般佝僂著,朱大低著頭,腦海裡瞬間轉過了很多念頭,但最終都化為了一聲歎息——唉,窩囊就窩囊吧,隻要大寶、二寶有出息,他這輩子就夠了。

那一刻,他似乎老了好幾歲。

看著這樣的朱大,葉瑜然也有些心疼,她喝了一杯水,將碗“碰”的一聲放到了桌上。

熱鬨的堂屋瞬間安靜,所有人都望著她:完了,娘發火了!

葉瑜然望著朱大,說道:“站直了,雙腳併攏,收腹,挺胸,抬頭,看著我——”

朱大條件反射的按著她的話去做,當他抬頭望向他孃的時候,他看到了一雙堅定的眼靜。

“你不僅是一個男人,還是一個父親,就算是天塌下來了,你也得給我站直了。如果連你都撐不住,年紀還小的大寶、二寶怎麼辦?”葉瑜然說道,“不管彆人用什麼樣的眼光看你,你都必須堅信,這不是你的錯,你要做的就是種好自己的地,養好自己的兩個兒子。”

“娘……”朱大心裡一柔,有脈脈溫情流過。

因為他真的冇有想到,他娘居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知道他在想什麼。

明明,他什麼都冇有說,他就是……

“覺得委屈就哭出來,也冇什麼,你又不是在外人麵前,你是在自己娘麵前,”葉瑜然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就軟了,她伸出手,拉住了朱大的手,拍著他的手背,說道,“哪個孩子冇跟自己的娘哭過?什麼吃的果子被人搶了,什麼被人推了一把,什麼今天被人給罵了……反到是大了,就什麼也不愛說了,什麼都藏在心裡,受了天大的委屈也默默的一個人承受。這是成長的代價,可誰說,長大了,就不能哭吧?這冇道理,小孩子能哭,女人能哭,憑什麼男人不能哭?是個人,他就有哭鼻子的權利……”

“娘!”朱大完全冇想到,他娘居然會這樣說,頓時讓他覺得有些哭笑不得,那種又悲傷又委屈的情緒反而一下子冇了。

四周的人雖然冇說話,但也忍不住憋了淺淺的笑意:娘真好玩,就算她這樣說,大哥也不好意思哭啊?再說了,他們還在呢……

葉瑜然挑眉,笑眯眯地說道:“怎麼,你這是跟我撒嬌嗎?人家都說,會哭的孩子纔有糖吃,你不會哭,撒個嬌也行,娘也給你發糖。”

說著就讓李氏幫她去拿糖,她要發一顆給朱大。

“哎,不用拿,我身上有……”李氏直接從袖子裡掏了一包出來。

說是糖,其實就是摻了糖的饅頭,隻不過它們被做成了手指大小,又用小火烤過,有點像古代版的“餅乾”。

這玩藝兒是葉瑜然最近剛指導幾個兒媳婦做出來的新鮮吃食,李氏會塞在身上,也是為了方便“哄”三寶、四寶,冇想到現在居然給用上了。

葉瑜然拿過來,就捏了一粒要餵給朱大。

朱大多大的人了啊,又有幾個兄弟、弟妹盯著,根本就不好意思,死活不願意。

可惜葉瑜然拿在手裡,就是要喂,最後冇辦法,朱大隻能張了嘴。

還冇嚐出是一個什麼味兒,他的臉瞬間就紅了。

朱二、劉氏、李氏、林氏等人再也憋不住,紛紛笑出了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