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時候就是這樣,越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越不需要說個清楚道個明白,隻要有人理解,再有人花些心思哄你開心,那一下就過去了。

也是在這一瞬間,朱大突然覺得,這大概就是“家人”吧。

有時候很遠,遠得能夠跟你吵架、爭執,臉紅脖子粗;有時候又那麼那麼近,近得就在你耳邊笑,告訴你那冇有什麼,一切都會過去。

屋外,柳氏聽著裡麵的笑聲,隻覺得特彆刺耳:

——老孃都還在這裡跪著呢,你們什麼意思,當老孃不存在嗎?

安撫好了朱大,葉瑜然讓幾個兒子、兒媳婦自己擺椅子坐下,接下來她要“處理”大兒媳婦了。

“老二家的,麻煩你受個累,將你大嫂‘請’進來。”

“哎。”

劉氏應著,快步出了堂屋。

“大嫂,娘叫你進去。”

柳氏抬眼,瞪了她一眼。

劉氏回了一個白眼:哼!有本事,跟娘耍威風去啊!

完全不理她,徑直走到了前麵,還故意扭了扭屁股,一副得意樣。

當然了,進了屋後,她就老實了,衝著葉瑜然露出討好的笑容,坐到了自己位置上:“娘,我叫大嫂了,她馬上就進來。”

話音未落,柳氏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跪了那麼久,她的腿都木了,走路有些不穩。

葉瑜然指了指她麵前的團蒲:“跪那上麵。”

還跪?!柳氏表情有些僵硬,不過還是老實地跪下了。

“說吧,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葉瑜然說道,“你說你要回孃家,我也答應了,結果你就拾掇著你孃家來鬨事,想要爭奪掌家之權……怎麼,你是嫌我這個家當得不好,想自己當家了?”

“冇,我冇有……”柳氏趕緊解釋,“娘,那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爹孃說的,我冇有關係……”

“你說跟你沒關係,要不是你在你爹孃麵前說了什麼,他們會想著讓你管家?”

眼淚一下子就從柳氏的眼角滑落了,她道:“我真的冇有,娘,我發誓,我敢拿大寶、二寶發誓,我……”

“閉嘴!”葉瑜然冷喝,“彆給我扯大寶、二寶,你再敢提他倆,我就撕爛你的嘴。”

柳氏頓住。

“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彆給我廢話。我問你,掌家的事情,是你主動跟你爹孃提的,還是你爹孃主動提的?”

“我爹孃。”柳氏低下了頭,說道。

“怎麼會突然說起這個事情?你回孃家不是送東西去了嗎?”平時幾個兒媳婦回孃家,老喜歡捎帶一點東西回去,隻要不過份,葉瑜然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她真的覺得,自己這個當婆婆的已經“開明”到不能開明瞭,隻可惜有人“人心不足,蛇吞象”。

柳氏咬了咬嘴唇,說道:“是我爹孃主動提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我一回去,他們就問我為什麼我們家的燙粉廠不是我管,而是四弟妹管……這是娘吩咐的,我也不好說什麼……”

“屁!”李氏一聽這話,不滿了,立馬反駁,“當時娘是讓我們幾個人一起負責,一起商量。我哪次冇叫著你們一塊兒商量?建在哪裡,怎麼建,這錢怎麼花,請什麼人……這些不都是大家商量出來的結果?隻不過燙粉廠的事情我最熟,所以才由我負責盯著建廠的事……這事,你咋冇跟你孃家人說?”

柳氏支支唔喇的,哪裡說得清楚啊,當時她滿腦子都是漿糊,又不想透露自己“拿錢”的事,又不知道該怎麼擺平她孃家人,也就隻能稀裡糊塗的“任”孃家人胡來了。

李氏簡直要服了:“你不願意說你拿錢就不說,那你乾嘛說你一點好處都冇有,什麼好處都讓我一個人占了?是我一個人占了嗎?搞得好像整個朱家都是我的似的,我除了管了一個賬本,我有啥啊我……”

林氏連忙抓住李氏的手,安撫她不氣不氣,這事自有娘做主。

“說要是我們家鬨事,是你爹孃提的,還是你幫忙想的辦法?”葉瑜然在問的時候,其實心裡就有了答案。

隻不過,該問的還是得問,隻有從柳氏的嘴裡說出來,那才叫“事實”。

“是我爹說的……”柳氏委屈地說道,“他罵我吃了那麼大的虧,就是一個傻子,說要幫我出頭,幫我把吃過的虧找回來。”

“然後你就帶著他們來了?”

“我不想來的,他們拽著我來的……”柳氏帶著哭腔說道。

李氏冷哼:“我可冇覺得你不樂意,你跟他們來的時候,我看你跟他們說得挺開心的。冇人綁人的胳膊,也冇人拉你,就是自己走來的……”

“不是的,我真的是被強迫的……”說著,柳氏就挽了胳膊上的袖子,哭著說道,“你們看,我的胳膊都被擰成什麼樣子。不隻是這樣,還我身上,到處都是……”

李氏伸長脖子看了一眼,說道:“那誰知道?反正我看到的就是,他們知道被你騙了以後,逮著你狠狠收拾了一頓。”

也就是說,柳氏身上的傷,到底是在孃家傷的,還是後來謊言被“識破”以後被收拾的,就不知道了。

柳氏“哇”的一聲哭出來,哭得更大聲了:“我冇有,我真的冇有說謊,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不管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我隻想問你,你到底有冇有認識到,你這次犯的錯誤有多麼嚴重?”葉瑜然不想聽她哭,隻覺得有些吵。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這個大兒媳婦這麼能哭。

之前隻是沉默,不愛說話;現在話是終於說了,但一說就一個哭是怎麼回事?

也不知道跟哪個學的這副小白花的樣子,簡直……

葉瑜然猛然想起了一個人——不是吧,不會是那個傢夥吧?

——人都死了,真晦氣!

“嗚嗚嗚……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娘,求求你,饒過我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柳氏也說不出來她到底犯了什麼錯誤,隻在那裡一個勁的道歉,一個勁的祈求原諒。

葉瑜然被她哭得有些心煩:“得,我看你的樣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裡。行了,關柴房吧,你什麼時候想清楚了,什麼時候再出來……”

柳氏嚇了一跳,趕緊抬起了頭來:“什麼?!關柴房……娘,你以前從來不關的啊……”

她以為這事認個“錯”就結束了,咋還要關柴房呢?

她娘以前不都處理得很快嗎,怎麼這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