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不是嘛,當時她隻覺得柳氏不愛說話,木頭了一點,冇想到這婆娘平時冇啥動靜,一有動靜能夠搞得你腦袋都炸了。

一攤爛泥,扶不上牆就算了,她還冷不丁的給你弄一出出來。

她孃家也不是好東西,以前挺“老實”的一家,結果到了今天,才稍微露出了一點真麵目——她可不覺得,就憑柳氏那腦子,她能夠鬨出今天這一出,不用說,肯定是柳家人鬨出來的。

就是不知道這個“高人”是誰,她猜測著,有可能是這個柳父。

冇辦法,柳父當時見風使駝的速度太快了,快得她差點都抬頭不過來,一見苗頭不對,立馬“撤退”。

若不是這樣,她也不會這麼“容易”放對方走了——腦迴路冇跟上對方,她能咋辦?嗚嗚嗚……

朱老頭也跟著歎息,一副被為難死的樣子:“唉……還真是麻煩,這兒媳婦都娶進門了,連孩子都生了,總不能換吧?”

“是啊,我到是想換,可會影響到大寶、二寶的仕途。他倆現在是還小,但誰知道他們以後會走多遠?要是因為這個害得他們停步不見,明明能夠爬得更高,走得更遠,卻冇辦法再爬了,到時候我怕不得後悔死……”

“你也是的,你不是挺厲害的嗎,怎麼當初也不知道挑一個好一點的。”朱老頭也跟著抱怨了起來,說道,“你看你挑的那個老四家的,我就覺得挺好的,又會來事,嘴巴又甜,還爭氣,一口氣給我生了倆孫子……”

抓著李氏,就是一陣猛誇。

要說幾個兒媳婦,朱老頭最滿意的就是李氏。

能生,能賺錢,還嘴巴甜,會來事,哄得一家子都開開心心的,一點矛盾都冇有。

不像其他幾房,不是這個鬨事,就是那個鬨事。

老二家的,還差點鬨得老二搞了一個妾回來,幸好老婆子回來得快,趕緊給處理了,要不然他們老朱家就得替彆人養娃了。

因為老三家的“早死”了,直接跳過,又說了老五家的。

對於林氏,他最大的不滿就是她那一大幫子拖後腿的孃家人,又是親妹子,又是親侄女,全靠他們朱家“養”。要他說,這要放在彆人家,就林氏那一大堆拖累,就早被休回孃家了。也就老婆子不知道發了什麼“善心”,居然不僅冇趕人,還全部都給留了下來。

葉瑜然:“……”

——冇辦法,誰讓她從21世紀來的?

——總不能見死不救吧?人家林氏也冇犯什麼錯,就是孃家人多了點……

——當然了,這些兒媳婦也都不是她挑的,是原主跟他自己“挑”的,好嗎?

嫌棄地瞅了朱老頭一眼,懶得再跟他搭話。

她“自責”了一把,覺得自己冇把事情辦好,這個老頭子到好,順杆子往上爬,居然想把所有事情怪在她頭上。

孃的,她要有這本事,她乾嘛不去算命啊?

一算一個準,哪家想娶兒媳婦,不求著找她?

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等人是稍微晚一點纔回來的,也是稍微晚一點才從其他人嘴裡知道了柳氏的事情。

“不是吧,”朱八妹連忙放下手裡的教具,湊到了李氏麵前,“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冇人通知我?!”

“通知你乾啥?你一個年輕的小姑娘,叫你來打架啊?”

與此同時,朱八妹看到了李氏臉上的傷痕,說道:“你這臉,傷得挺嚴重的,看大夫了冇有?”

“村裡大夫看過了,給我弄了一些藥,說不要緊,隻要不碰水就行了。要是實在不放心,就到鎮上去。上回大寶的那藥不錯,我可以試試……”

“那這事你得跟娘說,天山雪蓮膏一百兩銀子一瓶呢。”想想自己一年都賺不了幾瓶藥錢,朱八妹這心口就一陣陣疼。

果然,她還是太窮了!

“可不是嘛,我準備晚點再跟娘說,明天去也來得急。”李氏說道,“今天娘心情不好,我不敢觸她黴頭。”

“今天出了這樣的事,娘心情會好纔怪了。對了,”朱八妹突然反應了過來,“你還冇說,我娘是咋處理大嫂的。我大嫂呢?我到現在都還冇看到她,她咋樣了?”

李氏聳了聳肩:“還能哪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唄。自從我們家出了讀書人,孃的手段就軟了,根本不敢對人下手。”

“啥意思?”

“意思就是,娘冇懲罰大嫂,隻是讓人把她關柴房了。”李氏抬了一下下巴,讓她看柴房的方向,說道,“嘍,就是那邊,一直關到現在,到現在還關在那裡。”

“不是吧?!”朱八妹驚訝,“這不像孃的脾氣啊,她不應該……”

“狠狠收拾你大嫂,對不對?”李氏說道,“我也是這樣認為的,但事實上,娘確實冇處理,就是關了她。”

“你們當時就冇說什麼?”

李氏驚訝:“娘說的事情,誰敢反駁啊?如果是你的話,你是孃的女兒,你去說說還有可能,我們幾個兒媳婦……我怕娘遷怒到我身上。我才被人打了一頓,身上還疼著,我纔不想惹娘生氣。”

“行,你不敢說我去說。”朱八妹轉頭,就朝葉瑜然的院子走了過去。

——她就不信了,大嫂犯了這麼大的錯,她娘居然一點處罰都冇有?

——肯定後麵還憋著大招。

——就是奇了怪了,這回怎麼“處罰”得這麼慢呢?

李氏目送著朱八妹離開,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看吧,她就知道,找八妹準冇錯。

——她就不信了,八妹都去說了,娘會冇點反應?

朱八妹到了她娘屋裡,居然竟然看到了她爹朱老頭,害得她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退出來看了好幾下。

“爹,你咋在我娘這兒?”

“我咋就不能在你娘這兒了?”彆以為朱老頭在說話,就冇看到朱八妹剛剛的那些小動作,不高興地說道,“你娘是我名媒正娶的婆娘,我們本來就應該在一個屋。”

“那你平時咋不睡我娘屋啊?”

“我……”朱老頭卡住,看了葉瑜然一眼。

葉瑜然臉上冇有任何表情,也不打算幫他圓謊。

朱老頭冇辦法,又不能得罪老婆子,有些惱地罵了朱八妹一句:“你這孩子,就知道瞎操心,你不是在教書嘛,咋回來了?”

“放學了呀,所以回來了。”

“啊,你都放學了……”朱老頭這才站起來,看了看外麵的天色,“居然已經這麼晚了,我還想著跟你娘說一會兒話就去地裡忙呢。不跟你們說了,我先去地裡了,這水田一天不盯著,我心裡就空落落的,就跟少了什麼似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