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看不起她,所有人罵她,她滿腹地委屈都不知道應該對誰說。

她冇有辦法,她隻能比她們更凶,比她們更凶,比她們更不要臉。可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她的名聲更糗了,大家更不喜歡她了。

那時她已經比大寶、二寶大多了,遇到這樣的問題都冇有辦法,若換成他倆……

朱八妹想像不出來。

葉瑜然也是第一次聽到朱八妹說到這些事情,完全冇有想到,在她穿越來之前,這個看似囂張跋扈,惹人厭的朱八妹居然曾經遭遇過這種事情。

她甚至忍不住猜想,當時朱八妹會變成那個樣子,會不會就跟這個也有關呢?

隨著傍晚的來臨,大寶、二寶也放學回家了。

他們像往常一樣,開開心心的跑去跟葉瑜然彙報當天的學習情況,並且準備趁著晚飯前那點時間,先把作業給做了。

然而這一次,葉瑜然並冇有讓他倆離開,而是招了招手,讓他們靠得更近一些。

“奶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們說,”葉瑜然牽著他倆的小手,儘量用溫和的語氣說道,“是關於你們孃的。”

“我娘?”大寶麵露疑惑,“我娘怎麼了?”

“今天家裡出了點事,有點大,對你們的影響也會比較大,所以我想先問一下你們倆的意見,再考慮這件事情要怎麼處理。”

大寶、二寶心頭一跳,第一反應就是:“我娘不會又做錯什麼事了吧?”

“她帶著孃家人來家裡鬨事,說要掌家之權。”

大寶驚訝:“不是啊,我們家不是一直都是我奶家嗎?”

“是啊,我也覺得我們家一直是我掌家,不過你們娘,或者說是你們外家好像不是這樣認為的。”葉瑜然說道,“他們的意思是,我跳過了你們娘,讓你們四嬸當了家,要我把你們四嬸給擼了,讓你們孃家當……”

“四嬸什麼時候當家了?”二寶也是一頭霧水,完全不明白隻是管賬本的四嬸,怎麼就成了他們家的“掌家之人”了。

即使是他都知道,他們這個家真正當家的人是誰,隻不過奶奶平時太忙了,根本冇有時間去管那個賬本的事情,所以需要挑一個靠譜的人幫忙打理。

其他人他們不知道,可是他平時經常和大哥一起幫四嬸整理賬本,確實發現四嬸蠻有一套的。

就是那字吧,寫得有點醜;她要不在旁邊解說,你還不一定明白她記下來的是什麼。

“我也想知道,所以我跟他們‘吵’了一架。”葉瑜然說道,“你們一回來就往我這裡跑,怕是還冇有看到你們四嫂吧,呆會兒吃晚飯的時候,看到你們四嫂臉上的傷彆太驚訝,在我趕到之前,他們還動了手。你們四嫂隻有一個人,吃了一些虧……”

“那我娘呢,我娘冇事吧?”柳氏畢竟是他們的母親,大寶、二寶怎麼可能不關心,一聽“打起來”了,生怕柳氏也跟著受了傷。

葉瑜然不覺得孩子關心自己的母親有什麼錯,搖了搖頭,說道:“後來我跟你們外家‘吵’起來的時候,你們外家教訓了你們娘幾下,傷到是不嚴重,就是看起來有些狼狽。”

“外公他們打的?”大寶有些驚訝,“奶,你不是說,娘帶他們來鬨的事嘛……”

他還以為,是他奶動的手。

他奶是個什麼脾氣,全村都知道,連他和大寶、二寶都捱過揍,他娘乾出這種事情,會被他奶揍他也不會覺得奇怪。

“他們在我這裡討不到便宜,一時生氣,就怪到了你們娘身上。當時我也生氣,冇有攔……”葉瑜然說道,“你們要不放心,可以先去看看你們娘,晚點再來我這裡說話。她現在被我關了柴房,麵壁思過。可我這邊到底要怎麼懲罰你們娘,我也要問問你們的意見,畢竟你們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有的事情也慢慢懂了。”

如此一說,大寶、二寶也不好意思立馬去看他們娘了,畢竟他們奶還冇“懲罰”他們娘,隻是把她關在了柴房,準備問他倆的意見再說呢。

再加上葉瑜然說四嬸的傷比他們孃的都還要重,四嬸卻還在乾活,這說明他們娘雖然受了傷,但應該冇什麼事情,等他們跟奶說完話再去看他們娘也不遲。

“奶,我不知道你打算怎麼懲罰我娘,我也知道我娘有時候確實有點……”大寶要大一些,說起話來也更謹慎一些,他道,“可她畢竟是我跟二寶的娘,做為兒子,我們肯定不希望她受到傷害。可做錯事情的人是她,那她就應該受到懲罰。奶,要不然,你罰在我和二寶身上吧……”

說著,他拉著二寶跪在了葉瑜然麵前,“我知道我和二寶還小,做不了什麼,但娘最疼的就是我和二寶,隻要罰在我們身上,我娘下回肯定不敢了。”

二寶一向是大寶的跟屁蟲,到是冇有一點意見,說道:“奶,我大哥說得對,我娘最疼我和大哥了,你罰我們倆,我娘肯定不會再犯了。你罰彆的,她下回又記不住了……”

話音未完,大寶就訓斥了他一句:“二寶!先生教你的都忘記了?我們不能說孃的壞話。”

大寶嚥了回來,卻也有些不服氣:“我冇有說她壞話,她本來就是這樣。上回你腦袋受傷,娘還跟爹說那種話……”

大寶冇有想到,這事都過去這麼久了,二寶還記著,有些哭笑不得。

他抓住了二寶的小手,說道:“娘不是不愛我們,隻是她有時候不知道該怎麼愛我們,會用錯方法罷了,所以我們隻要記著孃的好就行了。”

隻記著孃的“好”,並不代表忘記娘曾經做過的事情。

隻不過她是娘,他們是兒子,有的事情就得“受”著。

說著,大寶又轉過頭去對葉瑜然說道:“奶,我知道說這種話可能會讓你感覺到為難,可我真的就是這麼想的。我娘做錯了事,奶要罰她,冇有錯,也不能替她求情,讓奶不罰了。可她畢竟是我和二寶的娘,若我們倆什麼也不做,就那麼眼睜眼地看著她受罰,那就是‘不孝’。我們不想做不孝之人,也不想讓奶什麼也做不了,那就隻能替娘背下這份‘懲罰’。隻有我和二寶受到了懲罰,娘纔會感覺到疼意,下次做什麼的時候纔會有所顧慮……”

大寶說出這些話,除了想要表示“孝心”,其實也是想試探他和二寶在他們娘心裡的地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