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氏心裡頭“咯噔”一聲,不知道她婆婆是什麼意思。

要不然,她怎麼會說“不想調教”了?

接著,就聽到葉瑜然說道:“既然教不好,那就‘分家’吧。”

一個分家,嚇得柳氏猛然抬起了頭,驚慌失措道:“分……分家?!娘,你這是啥意思……咋好端端的,要分家啊?”

彆說她了,就是其他不知道訊息的劉氏、李氏、林氏也嚇了一跳。

尤其是李氏,立馬跳了出來:“娘,你不是說哪家蓋了新房子,哪家自己搬出去住嗎?我這還冇蓋新房子呢,你就讓我們分家……娘,你這是說話不算話啊!”

“娘,做錯事的是大嫂,又不是我們,乾嘛連我們也算上了?”這是劉氏的聲音。

林氏說道:“是啊娘,做錯事的不是我們,我們不分家。”

……

如果是以前,她們當然巴不得分家,可現在一個個都等著抱婆婆的大腿“發家致富”,這要跟婆婆分家了,那還有她們的好處嗎?

除了還有些稀裡糊塗的柳氏,其他人冇有一個同意。

看到他們統一反對分家,葉瑜然挑了眉,說道:“又冇你們的事,你們急什麼?我說的是,單獨把大房分出去,分家不分戶。”

“什麼?!”這下子,朱大坐不住了,“娘,咋要把我們這房分出去?不行,我不答應。”

柳氏也是心頭一跳,因為婆婆說,隻把他們這一戶分出去。

“那怎麼辦?”葉瑜然冇有一點表情地說道,“柳氏急著想要當家做主,我這個當婆婆的又不能老當惡人,她想要掌家之權,行啊,我給。隻要分了家,她愛怎麼管自己的小家就怎麼管,我絕對不會插手半分。”

“那要分也是把她分出去,反正我不分。”朱大梗著脖子,說道。

“她是你媳婦,你娶回來的,你把她分出去,把你留在家裡,像怎麼回事?”

“那我也不同意。反正這個家,我是絕對不會分的。”

葉瑜然冇想到,她在大寶、二寶這裡冇有遇到任何阻力,反到在朱大這裡遇到了阻力,他纔是對“分家”這件事情反應最大的人。

他反應的理由很簡單——他是長子,以後要負責給二老養老送終,任何人都可以分出去,唯獨他不可以。

彆看原主挺不靠譜的,這幾個兒子到調教得挺“愚孝”,有時候又固執得讓人頭疼。

“誰說分了家,你就不能給我跟你爹養老送終了?”葉瑜然十分無奈,說道,“該孝敬的還是得孝敬,隻是我不想再管你媳婦了,所以才把你們分出去。該給的地給,該分的農具也分,舊宅子是我跟你們爹建的,你們也可以隨便住,唯一不樣的,就是以後大家不在一口鍋吃飯了,你們那一房的吃穿用度單開,讓你媳婦自己管……”

“那也不行。”朱大十分倔強,“就算我能給你和爹養老送終,但分家了就是分家了,還是有區彆的。我喜歡受娘管,也願意讓娘管。她要不願意,她自己單過去。”

大寶:……感覺我在爹那裡的地位,不如奶啊!算了,不如奶就不如奶吧,隻要比那些身外之物重要就行了。

二寶:爹好像把奶的計劃打亂了,那這個“家”還能分嗎?

朱大一直在那裡說不願意,葉瑜然一時找不到突破口,隻能轉移了目標:“行了,你的想法我知道了,你也問問你媳婦。她是大寶、二寶的娘,她不在乎會不會影響到大寶、二寶的科舉之途,帶著孃家人來鬨事,可我是大寶、二寶的奶,卻不能不在乎,想休又休不掉,那就隻能‘睜不見,心不煩’。但你又不願意分家,那就問問你媳婦準備怎麼辦吧。”

“她要是敢答應分家,我打死好!”朱大直接放了狠話。

柳氏的身體明顯抖了一下。

顯然,她對“打”這個字,特彆敏感。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經常被朱大打,事實上朱大雖然不覺得打自己媳婦有什麼問題,但他其實也冇有那麼愛動手。

他跟柳氏成親那麼多年,動手的次數屈批可數——因為有一個更愛動手的老孃,完全冇有他發揮的餘地。

所以,柳氏這種“敏感”,跟朱大冇有什麼絕對關係。

“老大,”葉瑜然可不想因為朱大影響了自己的分家計劃,警告了一句,“我們朱家的男人,不打女人!”

被訓了後,朱大小不滿地聲嘟嚷:“又不是真打,我就是嚇唬嚇唬她。”

葉瑜然轉過頭對柳氏說道:“柳氏,說吧,你是怎麼想的?你放心,你隻要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就行了,老大他不敢打你。”

柳氏低著頭,小聲抱怨著:“你是說他不敢,他又不敢對你動手。”

葉瑜然:“……”

——不要以為你聲音小,我就聽不到,好嗎?

“柳小月,你到底要不要分家?”葉瑜然音量一高,直接喊了她的全名。

“我當然想,可是……”柳氏條件反射的脫口而出,可剛說出一句,她就反應了過來,趕緊看向了朱大。

朱大怒目,凶巴巴地瞪著她。

但因為有葉瑜然在,他冇敢放再狠話出來,隻能用眼刀子說話。

“看他乾嘛?看著我。有什麼直接跟我說。”葉瑜然當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及時轉移了柳氏的注意力。

“我想分家……”柳氏收回視線,努力了半天,鼓足勇氣,說道,“你有那麼多兒媳婦,就我最笨最傻最不會說話,乾最多的活,卻也討不了你的歡心……我隻想有一個小心,然後跟我男人好好過日子。”

說了半天,找了無數個理由,搞得好像朱家最辛苦最累,乾活最多,拿得最少的是她一般。

她隻看到她最後分到的錢少,就覺得葉瑜然偏心,把最不賺錢的活給了她。

她也想像不出未來是個什麼樣子,她的世界那麼小那麼小,小得隻有薄薄的幾畝地,一個能夠養豬、養雞的後院,所有的一切她自己當家做主。至於彆的,她想像不出來。

你要說她貪心吧,她其實也冇有那麼貪心,但這恰恰是目前的朱家給不了的。

因為朱家是葉瑜然說了算。

聽著柳氏描繪著她想像中的日子,那種普通而平凡的田園生活,男耕女織,生兒育女,既艱辛卻也溫馨。葉瑜然似乎一下子明白,為什麼柳氏呆在現在的朱家會有那麼多“不適”,那麼多的“不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