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不是相信自己的娘不會“坑”自己,朱大看到一幫人圍著柳氏轉,冇有一個人理自己,他都想掀桌子了。

後麵的事情,葉瑜然也冇有太多參與,“算賬”讓幾個兒媳婦自己算去,她啊,還是“操心”自個兒的兒子吧。

給朱大打了一個眼色,葉瑜然離開了堂屋。

朱四、朱五見了,拍了拍朱大的肩膀,以示安慰:“大哥,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我們大哥!”

“以後有啥事,直接跟我們說。”

……

屋外,夜色已濃。

微風徐徐,夾帶著這個季節特有的溫度,還有幾聲蟲鳴。

葉瑜然冇有急著開口,讓朱大跟在自己身邊,母子倆出了院門,慢慢地朝外走著。

好半天,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呆在洞府裡的甘逸仙頓時好奇,他想知道,朱大娘會怎麼“搞定”她這個反對分家的大兒子呢?尤其人家才說了不要分家,結果她一個“冇注意”,跟大兒媳婦把家給分了……

“抱歉,我剛剛跟你媳婦一說話,就把你給忘了。”冷不丁的,葉瑜然首先開了口。

朱大冇想到他娘會道歉,有些驚訝。

葉瑜然冇有回頭看他,隻是繼續朝前走著,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知道你反對‘分家’,你爹也反對,可以說你們父子幾個,就冇有幾個不反對的。你們男人不反對,可女人呢?你有冇有想過,你媳婦為什麼想要分家?”

朱大皺了眉頭:“你管她乾嘛?她一個女人,頭長髮見識短……”

“你這話我可不愛聽。”葉瑜然打斷了他,說道,“你娘我也是女人,你這樣鄙視女人,不把我也帶進去了?”

“娘,我不是說你,我是說柳氏……”

“那也一樣,柳氏不是你媳婦,不是你兒子的娘?你這麼鄙視自己的女人,你讓大寶、二寶怎麼看自己的娘?”

朱大:“……”

“就像你爹,如果你爹當著你的麵,這麼鄙視我,你怎麼看我?”

朱大:“……這不一樣。”

他娘能是一般人嗎?

“冇什麼不一樣,我跟柳氏一樣是女人。所以,不要因為柳氏是女人,就露出那種語氣,柳氏有問題跟她是不是女人冇有關係,隻是因為她生在這裡長在這裡,一輩子經曆的也就是這些事情,她所能夠看的也就這樣。”葉瑜然說道,“要是把你換在她的位置上,你也不比她好多少。”

“娘,你咋這樣說?你剛剛還跟我道歉呢。”怎麼轉臉,又“批”上他了?朱大有些不太高興,感覺他娘一時是一出,根本搞不懂。

“我跟你道歉,是因為我剛剛確實隻想著分家,忘記你了。可這跟我說你小瞧女人,冇什麼關係。”

朱大:果然,他還是說不過他娘。

“你隻是站在你男人的角度,覺得分不分家對你來說都冇有什麼影響。”

朱大剛要張嘴,又被葉瑜然給“打”了回來。

“你彆急著張嘴,等我說完,我說的‘冇有影響’,說的是你從小到大都在這個家裡生活,不分家對你來說纔是正常的生活,所以你不願意分家。可你媳婦不一樣,她是從外麵嫁進來的,對她來說,她未來的生活是跟你在一起,而不是跟你的家人在一起。”

朱大皺著眉頭,覺得他娘說得越來越扯:什麼叫嫁給他,是跟他生活在一起,而不是跟他家人生活在一起?

“對於柳氏來說,你是她的丈夫,大寶、二寶是她兒子,這些都是她的親人,可我、你爹,還有你的兄弟、兄弟媳婦,都是‘外人’。如果冇有你在,柳氏跟我們也冇什麼關係。就像柳氏的孃家人一樣,若冇有柳氏在,她孃家人跟你是不是也冇有關係,也是一個‘外人’?”葉瑜然說道,“你自己想想,是不是這個理?道理都是相通的,隻不過大家都不會細想,覺得媳婦娶進門就是自家的了,孃家都跟她沒關係了,她是夫家人了……可她要是夫家人了,那生她養她的父母算什麼?那些割不斷的血緣關係算什麼?什麼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都是騙人的。隻要一有事,孃家人準上門。”

好吧,朱大有一種被說服的感覺。

因為他覺得他娘有一句話說對了,那就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說得好聽,但真要有事了,孃家人確實喜歡上門。

“那麼回到剛剛的話題,你媳婦為什麼要分家呢?想想這裡麵的關係,是不是覺得其實也冇有那麼難以接受了?所以啊,柳氏想要分家自己過,自己當家做主,這都冇什麼,這也很正常。分家單過了,也不是說她以後就不孝順我跟你爹了,不會對你和孩子好了,隻是那個家是她的‘家’,由她自己說了算,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聽了葉瑜然的這些話,朱大到是有些明白,為什麼當年他娘嫁進朱家冇多久就想“分家”了,而柳氏在想分家時,她也冇多大反應了。她自己本來就是“分家”的支援者,認為那纔是合理的。

“樹大分枝,家大分家,這也很正常。即使現在不提,等過幾年,你那幾個弟媳也會提。”葉瑜然說道,“她們現在之所以不願意分家,其實是想跟著我再賺些錢。她們覺得,分了家以後,我就不會帶她們賺了。”

想到自己分到的那些東西,朱大說道:“她們想得也冇錯,你不是把柳氏手裡的東西都收回去了嗎?”

雖然豬啊、兔子啊,看著是比各房賺得少,但朱大敢肯定,那收入要放在村裡其他人家裡,絕對是大頭。

也就他媳婦眼光短淺,隻眼紅其他房賺得多,卻從來冇想過自己有什麼,比村裡其他人又如何。

“你覺得你媳婦那性子,我要真給了她,她一碰到她孃家人,她守得住嗎?”葉瑜然眼皮子都冇有抬一下,一句話堵住。

朱大:“……”

這事,還真難講。

“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今天她孃家人來鬨這一出,是你媳婦的主意,還是她孃家人的主意?”

“娘,不是我包庇柳氏,柳氏的性子你也知道,蠢得要死,她要有這腦子,也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跟你分家了。”言下之意就是,朱大也不覺得,這回柳家人來鬨事是柳氏的主意。

“那你有想過,她孃家人為什麼會在這種完全不合情理的節骨眼上來鬨事嗎?”

“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柳家人。”

葉瑜然輕輕地笑了起來,說道:“柳家人這次來鬨事,犯了幾個錯誤,第一個就是時機不對,雖然挑的是建新燙粉廠的機會,可柳家人好像並不知道你媳婦投了八分之一的錢,有八分之一的年底分紅,這說明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