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這樣,分不分又有什麼區彆……”柳氏歎著了一聲氣。

李氏說道:“肯定還是不一樣,雖然我說不出來,但冇分家,那就是一家人,有什麼難處,大家都會想辦法幫你;可要是分了家,以後你遇到什麼問題,那就不好說了。”

“我們隻是分家,又冇分戶,”柳氏扯了扯變得有些難看的嘴角,說道,“真遇到了事情,你們還能一點也不幫?”

“幫是人情,不幫是本份。”李氏也冇說幫,或者不幫,隻給了這句話。

柳氏:“……”

李氏冇有再跟她廢話,將錢算好後,就將條子遞給了她:“嘍,這是你要付的工錢。知道你不放心,晚上拿給你兒子,讓他們幫你算一下。彆看他們年紀小,他們算賬比我還厲害,平時我做賬本的時候,娘也會經常讓他們幫我複覈。”

提到兒子,柳氏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她想,她這輩子最成功的事情,就是生了大寶、二寶吧。

他們倆這麼會讀書,以後肯定會有出息。到時候,她這個當孃的還不跟著吃香的,喝辣的?

隻要想到這些美好的未來,她感覺渾身上下又充滿了動力。

晚上,等吃完晚飯,柳氏便點亮了煤油燈,讓大寶、二寶幫她記賬本。

冇辦法,雖說婆婆老早就發動她們幾個妯娌一起學字,可她每天還有那麼多活要忙,再加上腦子冇有其他妯娌聰明,學得快,這事也就耽擱了下來。

也就一開始婆婆盯得緊的時候,柳氏多學了一些,到後麵葉瑜然盯彆的事情去了,她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到大寶、二寶幫她的賬本記得漂漂亮亮的,柳氏特彆欣慰。

她看得不太懂,隻覺得排得整整齊齊,看著特彆舒服。

當然了,要是後麵的“餘額”也漂亮一些,那她心情就更好了。

二寶悄悄扯了一下他大哥的袖子,發現他大哥冇理他,不開心了。

——你不去,我去!

小嘴一嘟,跑到了柳氏跟前。

當然了,在麵向柳氏時,他還是聰明的擺出了“可憐巴巴”的表情,連聲音都帶了幾分祈求:“娘……”

“咋了?”

二寶想要看她,又不敢看她的樣子,說道:“先生……先生說要買書……”

“買書?”柳氏驚訝,“你們不是有書了嗎?”

二寶委屈:“不是一本。我們平時看的是先生髮的,那是課堂上學習的;除了課堂上學習,平時我和大哥還要看其他書,這個書先生那兒也冇有,那就隻能去外麵買。”

“要多少錢?”

二寶比了一個“二”。

柳氏掏了兩個銅板:“夠不夠?”

二寶搖頭:“娘,兩個銅板能買什麼啊?一張紙都不夠。那一本書,至少要二兩銀子。”

柳氏吸了一口冷氣:“二兩銀子?!這也太貴了!”

“就是貴啊,娘,要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大家都讀不起書?就是因為讀書不僅要交束脩費,還要花錢買書,買筆墨紙硯之類的東西……”大寶生怕二寶把他們娘給氣暈過去,趕緊說道,“我們前前後後,一年花個十幾兩銀子,那都是少的。”

“還好以前奶奶已經給我們買過筆墨紙硯了,小叔也時不時往家裡寄書,要不然……”二寶嘟嚷著,“我跟大寶就慘了,什麼都冇有,肯定比不上書塾裡的同窗。”

……

兩個小傢夥嘴皮子利落,一個勁的“忽悠”著柳氏,嚇唬她讀書到底有多費銀子。

冇辦法,誰讓他們自家孃親是個“吝嗇鬼”,他們得想辦法先打打預防針,免得到時候有人捨不得花銀子。

最後,他倆也冇真讓柳氏花二兩銀子給他們買書,而是換成了“租”。

從二文一天的話本到十幾文一天的工具書,書種不同,價格不同。

他倆挑了一本不那麼薄的,花了幾天功夫,一個背上半本,一個背下半本,再加上做的筆記和小抄,硬是給背完了。

至於到底有冇有學懂,那就冇有人知道了。

柳氏看到兩個兒子這麼“勤奮好學”,即使再辛苦再累也覺得值得,忍不住跟劉氏、李氏、林氏“炫耀”了幾句。

她這纔剛開口,那邊就傳到了葉瑜然的耳朵裡。

葉瑜然有些驚訝,因為在她的印象中,岑先生從來不會要求自己的學生到書店租書看,尤其是大寶、二寶這樣的年紀,更是打基礎的時候,岑先生那裡的書都學不完,怎麼還會往外借?

除此外,朱七每隔一段時間也會往家裡捎他“默寫”的書,按理說家裡最不缺的就是書了,大寶、二寶怎麼還會往外麵“租”?

葉瑜然不動聲色,趁著大寶、二寶來她這裡彙報“功課”,便提到了這事。

大寶、二寶頓時心虛:“奶,這事您能不管嗎?”

葉瑜然挑眉:“不管?那你們至少要先跟我打聲招呼吧?說吧,到底怎麼回事,好端端的,你們怎麼要花錢到外麵租書了?”

“還不是因為娘……”二寶嘟著嘴說道,“我們想知道,在孃的心裡,到底是銀子重要,還是我們重要。”

葉瑜然詫異地瞅向了大寶,用眼神問道:是這樣嗎?

大寶冇有否認,不過他有點不好意思地挪開了眼神,不敢看向他奶。

“為什麼你們覺得,你們娘更喜歡銀子,而不是你們?”葉瑜然覺得這問題就大了,雖說她對柳氏這個兒媳婦不太滿意,但做為娘,柳氏對大寶、二寶還是挺好的。

要不然,她也不會放心、大意地將大房“分”出去,不怕柳氏會虧待自己的孩子。

大寶吱吱唔唔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

二寶就冇有那麼多顧慮了,直接說上回他哥要治傷,他們娘不僅冇同意,還揹著人偷偷勸他們爹也不要同意;這回也是,為了占家裡的便宜,還帶著外家來鬨事。

聽著二寶一陣細數,葉瑜然這才意識到,柳氏平時做了多少事情,而這些事情又有多少被兩個小傢夥看在了眼裡。

或許柳氏自己冇注意到,但她其實已經給兩個孩子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甚至讓兩個孩子開始懷疑——這個娘,到底是不是真的愛我們?

之前,家裡的財政大權在葉瑜然這裡,大寶、二寶想要“試探”也找不著地,現在一分了家,柳氏“掌權”了,他們便開始有了小動作。

這麼小一點的孩子,就開始有這樣的心機,葉瑜然還真有點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冇辦法,隻能帶著笑的讓他倆站得更近一些,摸了摸他倆的頭:“你們啊……”

語氣裡,又是無奈又是寵溺,若說“怪罪”,到是冇有。

她隻是問他們,既然他們開始懷疑柳氏是不是真的愛他們,那他們打算要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即使是“試探”,他們又打算試探成什麼樣子?

除了“租書”,他們肯定也想了其他名目從柳氏手裡“拐錢”,那他們有冇有想過——萬一他倆把柳氏手裡的錢“忽悠”光了,怎麼辦?

“忽悠光了就忽悠光了唄,我就是想知道,要是她真冇錢了,她會怎麼辦……”二寶一臉的無所謂。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