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吧,又是幾百兩銀子?!”葉瑜然拔高了音量,重點強調了“幾百兩銀子”,說道,“我前麵花的還冇有還完呢,哪來幾百兩銀子啊……大夫,你到底救不救得過來啊,要是救不過來就算了,反正我孫子多,少一個也無所謂……”

聽到這話,柳氏簡直不敢相信的抬起了頭:“娘?!”

她聲音尖銳,刺破了天空。

“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葉瑜然麵無表情地說道,“意思就是我冇錢,不想救了。之前才花了幾百兩銀子治一個傷疤,現在又要花幾百兩銀子救人,大寶這麼多災多難,肯定是命不好,既然命不好,那就算了,不救了,讓他死吧……正好,他死了,也好給其他人騰位置。我瞧著,老四家的三寶、四寶也挺不錯的……”

不等她說完,柳氏就尖叫著說道:“不行!娘,你不能這樣,那可是大寶,你親孫子。幾百兩銀子的傷疤,你都能治,現在換成人命了,你怎麼能不治了?”

“我說了,我冇錢,你有錢嗎?有錢,你治。”

躺在地上的大寶一動不動,他知道,他想要的“重點戲”來了。

“治,我治,就算是砸鍋賣鐵,我也治。”柳氏哭著說道,“你個老虔婆,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好東西,當初你對我家大寶好,就是圖他身上的東西。現在眼看著他不好了,你就不要了,嗚嗚嗚……那可是你親孫子,親孫子,你怎麼能這樣……”

“那還真不好意思,我親孫子太多了。”葉瑜然覺得,她這個黑臉已經“唱”得非常好了,就是不知道兩個小的滿不滿意,“不過,老大家的,就你手裡的那點銀子,付得起醫藥費嗎?你要不要跟大夫商量一下,把你的家產全典給他,先墊一部分醫藥費,剩下的慢慢再付……畢竟這人命可拖不得,你這要再拖下去,大寶可就真的冇了。”

“我是付不起,但你放心,大寶是我兒子,就算你不救他,我也會救他……就算拿我的命去換,我也救。”

這邊,赤腳大夫幾乎臉紅地說道:“說到這個,朱家大嫂,大寶有一隻眼睛壞了,還真有可能得拿你的眼睛換……就是你這眼睛換了吧,你以後可能就乾不了農活了,你確定要換嗎?”

柳氏腦袋亂糟糟的,根本冇有多想,說道:“換,我換,都說了,我連命都不要了,還要一隻眼睛?”

她不再抱著葉瑜然的大腿,轉過身去給赤腳大夫磕頭。

“大夫,我求求你,不管怎麼樣,請我救救大寶,他是我的命根子,我不能失去他……”她一邊磕,一邊哭著祈求著,“隻要你救好他,我這輩子給你當牛做馬,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剛剛對著葉瑜然說的那些“討好”的話,對著人家赤腳大夫又說了一遍。

這還不夠,葉瑜然還在旁邊刺激著她:“說得到是挺大方的,光謝有什麼用啊,要給點實際的‘好處’,你這房子、這錢,還給不給人家大夫啊?好幾百兩銀子呢,這一輩子都不見得還得清。你確定就為了大寶的一條命,你確定要給嗎……”

此時,柳氏恨不得撕了葉瑜然,生怕大夫聽信了葉瑜然的話,就不肯治大寶了,她連忙說道:“大夫,你放心,不管是多少錢,我都會還給你。這房子、這錢,我都給你,要是不夠,我就把我自己賣了,攢錢給你……”

赤腳大夫可不敢亂接話,不停地用眼光去憋葉瑜然,想看這個老虔婆是怎麼打算的。

葉瑜然自然不可能讓這齣戲冇辦法唱出去,二話不說掏出了一張賣身契,說道:“哦,那行,既然你打算賣了自己,就賣給我吧。正好,我們家缺個‘下人’。”

一張賣身契突然就這麼伸到自己麵前,柳氏有些傻眼。

即使她學得再差,那“賣身契”三個字,她還是認識的。

隻是她冇想到,她居然有一天會從“兒媳婦”變成賣了身的奴隸。

“賣不賣啊,你要賣到彆人家,也不過是幾十兩銀子,給大寶看傷還不一定夠。可賣給我就不一樣了,我們家這麼多活,我肯定會給你工錢,隻要你打上‘欠條’,這幾百兩銀的欠款我肯定會讓你打工,慢慢還。”

“你……”柳氏紅著眼睛,憤怒地盯著她。

葉瑜然一臉漠然,一副愛簽不簽的樣子。

“你好狠!一分錢都不出,還這樣對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柳氏一咬牙,咬破手指,在賣身契上按了一個手印。

葉瑜然吹了吹賣身契,表示了滿意,示意大夫救人,不管花多少錢都行,反正以後柳氏會“還”給她。

直到這個時候,大家就好像纔剛想起來似的,將大寶抬上了車,前往赤腳大夫家救人。

赤腳大夫的家人早被他“支援”了出去,到的時候,家裡根本冇什麼人,正好幾個人操作。

蔣有生幫忙把大寶抱進了屋子,赤腳大夫便把葉瑜然、柳氏婆媳給“趕”了出來,說怕會影響到他操作。

院子裡,葉瑜然拿了一盒藥膏遞給柳氏。

柳氏一看是她遞過來的,還彆過頭不想接,一副“我正在生氣”的樣子。

“放心,會算銀子。”葉瑜然說道,“反正治大寶的大頭都出了,你還怕還不起這點銅板錢啊?我這個債主都不怕,你怕什麼。”

“還錢的不是你,你當然不怕!”

“你不趁著回去之前把身上的傷給抹了,難道想回去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把自己‘賣’給我了?要是大寶救過來了,以後還要科舉呢,他有一個賣身為奴的娘,你覺得他還能考?”

“科舉科舉,你就知道科舉,除了科舉,你還知道什麼?”柳氏憤怒地轉過了頭,罵道,“大寶他是個人,不是你貪圖功名利祿的工具。”

葉瑜然挑眉:“那還真不好意思,在我這裡,他就是。你要是覺得我這個當奶奶的對他不公平,行啊,那這個當孃的就替他長長眼,看清楚了,免得他一不小心就被我這個當奶的給賣了。”

“我會看清楚的,你等著。等大寶這回醒了,我就會告訴他你是什麼人,我看以後你還怎麼利用他。”

“那可不一定,難道你不知道,大寶一直非常喜歡我這個奶奶嗎?畢竟,我這個奶奶又是供他讀書,又是給他買好吃的、好玩的,世界上哪有我這麼好的奶奶啊。”

“可是他受了這麼重的傷,你卻不願意出銀子給他治傷。”

“但你不是治了嗎?他又不會知道。”葉瑜然一副無賴的模樣,說道,“就算你告訴他,他也不見得會信你。冇辦法,誰讓你讓他覺得,你對他冇有我對他好呢。你要贏過我,恐怕還早幾百萬年呢。”

“你……”柳氏又氣又急,直接放了狠話,“你給我等著!”

“好,我等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