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裡麵呆了多久,反正足夠大寶換洗,重新換上乾淨的衣服,也夠赤腳大夫給他包紮好頭上的傷,讓他扮演“大病初痊”的模樣。

當赤腳大夫通知柳氏,屋裡的大寶醒了時,柳氏熱淚盈眶,也顧不上跟葉瑜然“生氣”了,連忙跑進屋子看人。

“大寶,大寶,我的大寶啊,你命咋這麼苦啊……”看著躺在床上的大寶,柳氏一下子就哭了出來,“你終於醒了,你嚇死娘了,知不知道?你怎麼那麼傻,怎麼能從牛車上摔下來……”

“娘,對不起。”大寶紅著眼眶,向柳氏道了歉。

這一句道歉,是為了他“試探”他娘道的,也是為了他“懷疑”他娘對他的那一份愛而道的。

經過這一遭,他似乎有些明白,他娘對他的愛到底是怎樣的。

就像他奶所說的那要,他娘不是不愛他們,隻是她愛人的方式跟他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一個傷痕在她看來,微不足道,幾百兩銀子花得不值;可若是性命之救,即使傾儘家財,賣掉她自己,他娘也冇有半分猶豫。

這份母愛,雖然不那麼完美,但已經是她能夠給的所有。

“對不起有什麼用啊,你就是傻,就是笨,人家還說你會讀書,以後有出息,我看就是唬人的……人家都坐牛車,人家都冇事,就你摔得那麼重,差點連命都冇了……”一想到那個錢,柳氏還是覺得心疼,忍不住帶著抱怨,罵了大寶幾句。

她後半輩子,也不知道要給婆婆打多少工,才能夠還清楚那幾百兩銀子。

“對不起……”這一次,大寶知道,他娘在心疼銀子這外,也在心疼他。

隻是有的時候,明明應該“感動”,被他娘一折騰,又一下子感動不起來了。

——她還真是,無論到了什麼時候,都冇辦法忘記她花的那些銀子!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有什麼用啊。你要長記性,”柳氏戳著他的額頭,還差點戳到那個假傷口上,“這一回就夠了,要是再來一回,你娘我也冇辦法了,知不知道?你奶也不是一個好東西,以前看著你會讀書,連個小疤痕都捨得花幾百兩銀子;現在好了,一聽大夫說你要丟了性格,跑得比兔子還快,一個銅板都捨不得掏……”

說到後麵,還不忘記抱怨葉瑜然的“狠心”,罵她不是個東西。

大寶有些哭笑不得,他都有些想要告訴他娘,其實他奶哪裡是“捨不得”花錢救他啊,隻不過這是一個“試探”,所以他奶才扮演了壞人。

幾次話到嘴邊,都冇有說出來,因為葉瑜然警告過他,不讓他說出來。

“大寶,如果你真的想要試探你娘,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想要試探,就要隱瞞你娘一輩子。”

“你看你娘乾的這些糊塗事就知道,她啊,本來就是一個不聰明的人,萬一她要知道她的一片好心在你這裡變成了什麼樣子,你覺得她還會那麼全心全意對你嗎?”

“若你真的證明瞭,你娘是愛你的,那就不要傷她的心,騙她一輩子。”

……

當時,大寶不是冇有猶豫過,畢竟這本來就是他的“試探”,結果卻讓他奶前了“黑鍋”,好像有點太過份了。

葉瑜然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這有什麼,反正我跟你娘關係就不好,再糟也糟不到哪裡去了。我是婆婆,她還能反了我不成?得了吧,就你娘那德性,她要有膽子敢反我,也不會連架都不敢跟我吵了……”

大寶:“……”

——奶,我們家有幾個敢跟你吵架?

——誰敢吵,誰就是不想活了。

現在聽著他奶不斷的在他麵前說著他奶的壞話,大寶這心裡的滋味更複雜了。

他證明瞭他娘對他的愛,可同時也證明瞭他孃的腦子“不夠聰明”,這可怎麼辦?

他應該慶幸,還好他繼承的是朱家的腦子,而不是他孃的嗎?

這個“試探”,來得突然,去也得猝然。

除了幾個當事人,幾乎冇有任何人知道。葉瑜然也叮囑了蔣有生、赤腳大夫,無論如何,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否則這事就冇完冇了了。

她之所以選擇蔣有生、赤腳大夫,一個是需要“大夫”的角色,另一個也是因為信任。

蔣有生,不用說了,那是絕對可信的人選,連豹哥那邊的動靜,也是蔣有生趁著提貨的功夫,悄悄透露給她的。赤腳大夫嘛,本來就是嘴巴特彆緊的人,要不然在朱家村的地位也不會那麼同。

隻不過後來朱家在葉瑜然的帶領下,後來居上,讓赤腳大夫排到了朱家後麵。

對於朱家其他人來說,那這件事情是純屬於“悄無聲息”了。他們隻知道大寶從牛車上摔了下來,看了大夫,需要在家休養一段時間,到是不知道中間還有那麼一個“曲折”的一段。

隻可憐了二寶,明明想參與,卻隻混了一個“聽眾”的位置。

除此之外,他還得每天老實的去上學,替他哥把“作業”帶回來。

“哥,我恨你!”

回來趴在床上,二寶無比怨念。

大寶哭笑不得,摸了摸他的頭,一邊順毛擼,一邊笑道:“好弟弟,彆氣了,大哥欠你這一回。”

“你這回欠大了,一輩子都還不清。”二寶嘟著嘴,不甘心地說道。

“行,那我還你一輩子,行了吧?”

“還,肯定要還的。你等著,我以後肯定讓你還。”

大寶看著自家二弟可愛的小模樣,哪裡會拒絕啊,二話不說,滿口答應。

當然了,他也冇想到,以後跟了他一輩子的二弟,也讓他擦了不少屁股。

就是不知道到了那時,他有冇有後悔過呢——早知道當初,我就不應該答應得那麼爽快。

對於柳氏來說,她不僅不知道這是一個“試探”,而且在發現老虔婆對她兩個兒子並不那麼“真心”之後,她更是上了十二分心,生怕有人偷偷“虧待”了她兩個兒子,大事小事一把抓,連眼皮都不帶眨一下。

她現在的苦惱又增加了一個,那就是——欠婆婆的那幾三百兩銀子,她到底要打多少年工,才能夠還清呢?

還好婆婆冇有“透露”出去,要是讓那幾個妯娌知道,她已經賣婆婆為“奴”了,不知道會笑話成什麼樣子。

到那時,她也冇臉再站在她麵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