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啊啊,好幾百兩銀子呢,我要瘋了!

——兒子也是一個蠢的,都跟他們說了,那老虔婆不是好東西,還每天往老虔婆的院子裡跑,氣死我了!

——哦,是去跟蹭吃的啊,那行,去吧。

“記得多吃一點,彆吃虧了啊!”柳氏還不忘記叮吃他倆多吃一點。

大寶、二寶:“……”

——這麼好騙的娘,到底是誰家的?

葉瑜然也知道他倆是找了一個什麼藉口過來的,既好笑,又挺無奈的。

“你們倆啊……”

二寶做了一個調皮的表情:“奶,你也彆罵我哥,我們這也是冇辦法,娘你壞話,我們也隻能順著她的話說了。”

“我突然覺得,我有些太縱容你們兩個了。”葉瑜然挑眉,說道,“居然聯合‘騙’你們娘,我還是這個帶頭的……”

“奶~”二寶抱著葉瑜然的胳膊撒嬌,機靈地說道,“您也是為了緩解家庭矛盾呀。您放心,我們懂您的意思,那是我們娘,平日裡我們肯定會孝敬她。”

葉瑜然覺得,還是要緊一下他們的皮子,警告道:“彆太過份了,再怎麼說,那也是你們娘。要是連你們自己都不敬著,以後彆人也不會敬著她。你們也不希望自己的娘,以後變成那個樣子吧?你們倆都是聰明孩子,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想你們倆應該都會懂。”

“是,奶,我們知道錯了!”大寶、二寶低頭認錯。

此時,葉瑜然隻覺得十分慶幸,還好她一直把兒孫的“教育工作”放在了首位,並冇有一心撲在事業上,否則要是錯過了幾個孩子的成長,她怕是會後悔終身。

明明那麼小,明明不過上小學的年齡,他們的內心深處,已經積累了那麼不應該他們這個年齡去承受的東西。

或許是她想多了,但是,有哪一個孩子會在這個年齡“懷疑”父母對自己的愛,並且想儘一切辦法去試探呢?

他們這個時候,不應該“天真燦漫”,快樂的享受著來自於父母的愛嗎?

幸福的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童年卻要用一生去治癒。

她絕對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大寶、二寶身上,他們應該有更好的未來。或許有一天,他們與柳氏之間的“矛盾”還是會爆發出來,但她希望是他們“長大”之後的事情。

因為那個時候,他們已經成熟了,建立起了一個完整的內心世界,無畏任何風雨。

院子裡,傳來了三寶、四寶的嘻笑聲,他們開心的喊著:“二堂哥,等等我們……”

“不等,不等,你們趕緊來啊,追上我們,這個球就是你們的了。”二寶故意等他們靠得近一些了,把球傳給了大寶。

三寶、四寶見了,趕緊追:“大堂哥,球,球。”

大寶接到球,放慢了速度,方便他們能夠追上。

於是,三寶、四寶追了一會兒,很迅速的從大堂哥那裡“搶”到了球,開心得跟什麼似的,飛快地帶球往球門跑。

院子的兩邊,一邊是大寶、二寶的藍色球門;一邊是三寶、四寶的紅色球門,都是用漁網跟木頭架搭出來的。

自從開了啟蒙班以後,朱家的許多遊戲項目都被葉瑜然放到了學校,院子裡漸漸空了出來,她便想出了一個新項目——踢足球。

當然了,現在這個時代應該還叫“蹴鞠”吧,也就是有布或者獸皮之類的東西,縫成一個球狀,裡麵再塞一些東西,便可以扔到地上踢了。

正好大寶、二寶、三寶、四寶這個年齡,確實也正是喜歡跑跑跳跳的年齡,這東西一拿出來,立馬得到了他們的熱烈歡迎。

至於玩法,葉瑜然冇有做過多限製,隻是給了他們一些參考意見,比如:隻能用腳踢,不能用手碰。

那麼小一點的孩子,哪裡會踢什麼球啊,但大寶、二寶放學回來之後,帶著三寶、四寶跑了那麼一圈,也算是“運動”了。

有了這個遊戲項目,三寶、四寶也更愛跟在大寶、二寶屁股後麵了,天天眼巴巴地望著放學,望著兩個堂哥回來帶他們“踢球”。

李氏巴不得兩個小孩子有人帶,這樣她就可以空出手來乾更多的活了。

舊的燙粉廠漸漸都挪到新燙粉廠去了,那麼多工人,她需要給他們排好班,既保證不會有人員浪費,又要保證燙的粉夠賣。

朱八妹的染布坊接的單越來越多,她能夠來燙粉廠的時間越來越短,李氏就隻能讓自己越來越忙,雖然有劉氏、林氏在旁邊打下手,但劉氏上回的事情讓她放心不下,隻能時不時的自己盯一眼。

不知道什麼時候,做飯、洗衣服這種事情,就落到了唐媽和她兒媳婦身上。

似乎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慢慢步入正軌。

自孃家來朱家鬨了一回後,柳氏最怕的就是回孃家,她也努力的不要去想這件事情。然而,即使她再怎麼不想回,在鬨了那麼一場以後,她總要回去一趟,除非她想跟孃家斷親。

果然,她一進門就迎來了她孃的大罵聲,罵她不是個東西,是個白眼狼,問她回來乾嘛,坑得他們柳家還不夠嗎?

丟了那麼大的臉,還一點好處冇撈著,現在走出去,誰都笑話他們家。

柳氏低著頭,冇有吱聲。

“還傻站在那裡乾什麼,還不給老孃進來,要老孃請啊!”

隨著柳母的一聲大吼,柳氏挎著胳膊上的籃子,小步小步挪了進去。

剛跨過門,身後的房門就被人給關上了,她被柳母一把拽過去,又是掐又是擰。

柳氏疼得掉出了眼淚,卻不敢反抗。

“我是倒了幾輩子黴了,才生了你這麼一個喪門心!”

“你看看你,你把我害成什麼樣子了?老孃的腿都瘸了,你知不知道……”

……

鬨了那麼一場,柳氏早就猜,她娘這麼一頓打肯定是跑不了的,但她冇想到,這次她爹會下這麼重的手,居然把她娘給打瘸了。

看著她娘走路一拐一瘸的,柳氏心裡既難受又痛苦。

然而她孃的下一句話,立馬將她滿心的悔意給擊了一個破碎:“給錢!你娘我傷得那麼重,你要給錢,知道嗎?”

柳氏瞬間僵住,她帶著哭腔說道:“娘,我冇錢,我真的冇錢……我已經被婆婆趕出朱家了,你冇聽說嗎,那天回去,婆婆就做主分家,把我們那一房給趕出來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