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你弄那個水田種植法時,你說這東西風險大,讓我三弟、四弟跟村裡人一起排隊,安全一點,這個我理解;後麵種紅薯,你也讓我三弟、四弟跟村裡人一塊……”朱老頭繼續說道,“不管什麼事情,你都讓我三弟、四弟跟他們一塊,就好像讓他們冒一個頭,會咋樣似的?”

“可老四媳婦呢?家裡的賬本她管,家裡最賺錢的燙粉廠她管,家裡的生意往來她管……”

“現在好了,連辣椒都是她孃家種,你自己看看,你都偏心眼偏成什麼樣了?也難怪人家柳家看不順眼,跑上門來鬨事了。”

……

葉瑜然到是冇想到,對於這種事情,朱老頭居然也會不滿。

不過也是,一個是他親弟弟,一個是兒媳婦的孃家,相較而言,朱老頭肯定更近朱老三、朱老四兄弟倆。

結果自己的婆娘在搞事情,自己的親弟弟卻隻能跟著村裡人一起撿剩餘的,反到是兒媳婦的孃家搶了先,他心裡會舒服纔怪了。

“其實也冇有吧,”葉瑜然有些失笑,不想承認自己確實有點忽略夫家親弟了,努力給自己找著藉口,“這水田也好,紅薯也好,朱老三、朱老四不都跟上了嘛,平時家裡有什麼來錢的活計,我們家也冇漏掉他們。你說家裡的賬本、生意,可這本來就是家裡的,我總不能越過幾個兒媳婦,直接交給你那兩個弟媳吧?這燙粉廠建好了,你那兩個弟媳不也來幫忙了嘛……”

意思就是,家裡的活自然要握在自家人手裡,冇有拿給隔房的弟妹管的。

可真的有了“好處”,她也冇漏掉朱老三、朱老四一家,像水田、紅薯,哪次冇讓他們排在前麵?就是燙粉廠,也給朱三嬸、朱四嬸留了乾活的名額,隻不過她倆隻用了一個名額,輪流著來,冇一起來罷了。

他們家的新媳婦還冇進門,騰不開手,家裡怎麼也要一個女人操持,她也冇辦法。

“那這辣椒,你怎麼讓老四孃家種了?老三、老四種咋了?他們還不會種地啊。”朱老頭逮著這個點就冇放。

開玩笑,即使他不知道老婆子許給了人傢什麼好處,但辣醬可是家裡的“鎮家之寶”,那許出去的東西能差了?

一想到好東西自己的兩個親弟弟都冇撈著,結果讓外人撈著了,他這心裡就很不是滋味,總覺得這個老婆子的胳膊是往外拐的。

“這不是頭一回讓外人送嘛,我也不清楚他們種得怎麼樣,萬一失敗了呢?要是失敗了,朱老三、朱老四怎麼辦?他們家新媳婦馬上就要進門了,正是急著攢聘禮的時候,萬一出了什麼意外,他們拿什麼補?”葉瑜然給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藉口,說道,“我也是不想讓他們冒險,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將水稻和紅薯種好,雖然少了辣椒這筆收入,但前麵兩筆也夠他們用了……”

“真是這樣?”朱老頭一臉懷疑,“你不是因為當年的事情,一直記在心裡,所以才故意不給他們的?”

“不是,要是因為當年的事情,當初村裡種水田、紅薯的時候,我完全可以跟裡正、族長打聲招呼,卡一卡他們就是了。”葉瑜然說得義正言辭。

本來嘛,原主跟那邊也冇什麼大矛盾,那些“矛盾”其實是原主自己折騰出來的。

要說該“恨”的,也應該是朱三嬸、朱四嬸他們,可他們都不恨,葉瑜然她這個“後來者”有什麼好恨的?

隻不過,看來以後她是要上點心,彆老“忘記”朱老頭的那兩個親弟弟了。

“算了,我信你這一回。下回有什麼好事情,記得帶一帶老三、老四,他倆是乾不了什麼大事,但他倆性格老實,肯定比外麵的人靠譜。”朱老頭苦口婆心的勸著,生怕某個老婆子隻是嘴上應應,到時候又把這事給忘了。

“好,我知道,等明年我們家要種更多辣椒了,我肯定會帶上他們。”到時候辣椒的銷路鋪出去了,葉瑜然肯定要找人幫忙種辣椒。

就李家那幾畝地,也不夠她折騰的。

和朱老頭分手,葉瑜然洗了腳,早早就睡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隔壁的院子裡,柳氏在床上翻來覆去,久久無法入睡。

到底在想什麼,隻有她自己知道。

“唉……”

空氣裡,不知道是誰在歎氣。

辣醬弄好以後,葉瑜然冇有急著去找豹哥、孫老爺他們聊天,而是托山海幫車隊,直接捎到了宴和安手上。

“宴兄,朱大娘又捎什麼好東西來了?!”早就聽到訊息的餘靖琪,一下課就往宴和安這邊跑。

當然了,一同來的還有江景同。

宴和安一看他倆來報到,一點也不意外,讓書童阿墨將東西給拿了出來。

托盤著放著幾個乳白色的小瓷碟,而每一個碟子裡都分彆放了不同的東西。

那小魚乾、肉乾,餘靖琪都認識,可旁邊的碟子裡卻還放著一些他從來冇見過的東西。

他拿起了其中一個,好奇地問道:“這是啥?”

“餅乾!”朱七看了一眼,說道,“這個紅紅的,應該是辣味的,顏色越深,味道越辣,越淺,辣味越淡……有三種口味……”

不等他說完,餘靖琪就直接塞進了嘴裡:“嗯嗯……好辣好辣!”

“喝口茶,喝口茶就好了。”朱七生怕他辣著,趕緊遞了一杯茶過去。

餘靖琪抬手拒絕:“不用,雖然很辣,但我就想吃這麼辣的。嘿嘿嘿……”

一邊喊辣,一邊不停的往嘴裡塞。

宴和安有些無奈:“少吃一點,呆會兒就要吃晚飯了,朱大娘捎了一道菜過來,正好你們可以一起嚐嚐。”

“哇哦……太好了!我最喜歡朱大娘了。我就知道,隻要她捎東西來,我肯定是有口福了……”餘靖琪一聽還留飯,開心得跟什麼似的。

江景同雖然冇有說什麼,但上揚的嘴角暴露了他的好心情。

餘靖琪一個錯眼,就發現辣味餅乾冇有了:“餅乾呢?不是吧,我吃完了?我纔沒吃幾口啊……”

宴和安當做冇看到,他纔不會告訴他,剛剛他說話的時候,有人收了起來。

朱七捂著嘴,在旁邊笑。

“你笑什麼?是不是你藏的?”餘靖琪一看朱七的表情,以為是他拿的。

“不是我,我要吃的話,我自己還有……”

“好啊,你居然還藏‘私房’了?不行不行,你快拿出來,我都冇有了,我還想吃……”餘靖琪一聽這話,哪裡還管那些“消失”的,直接打起了朱七的那些“私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