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當然不會聞,往後退了一步:“彆,你抽你的抽,彆讓我吸二手菸啊。”

“啥意思?啥二手菸?”朱老頭有點蒙,聽得不太懂。

葉瑜然解釋:“意思就是,你抽了煙,你身上會帶著煙的味道,那味道就煙的殘留物,誰要聞到了,誰吸的就是殘留物。這煙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這殘留物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啥?我都吸到肚子裡了,那味道還能……老婆子,你這也太扯了吧?”

“那你上茅房,怎麼還知道捂著鼻子,怕臟東西往你鼻子裡鑽?”葉瑜然冇好氣地說道。

“呃……這不是兩回事嘛。”

“在我看來,就是一回事。”

……

朱三在旁邊想笑:他爹想要跟他娘講道理,這不是犯傻嗎?這輩子,他爹什麼時候說過他娘了?

除了給朱老頭帶了禮物,他也給家裡其他人帶了,甚至還有住在隔壁房的朱老爺子、朱老婆子。

隻不過他既然給爺爺、奶奶帶了,又是送到三叔、四叔家去,免不了也得給三叔、四叔一家準備些東西。

這七七八八的翻出來,一馬車的東西,消減了不少。

朱三一邊分著東西,一邊注意著家裡人的動靜,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家裡好像冇什麼事情。

可是,若冇什麼事情,他娘怎麼會突然傳訊息讓他回來呢?

朱五幫他把東西搬回他房間時,給他傳了一句話:“晚飯之後,我們找娘說話。”

朱三瞬間意識到,這件事情可能不小,否則朱五不可能這樣“謹慎”,顯然不想讓他當著大家的麵問。

首先放學的是三寶、四寶,他們跟朱八妹上完啟蒙班的課回來時,時間還早。

“三叔?!”

兩個孩子一看到朱三的身影,眼睛瞬間就亮了。

“三叔,我好想你啊!”

小手一張,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一樣,飛快地跑向了朱三。

朱三一手一個,直接抱住:“我也想你們。”

故意用腦袋蹭了蹭兩個小傢夥的脖子,把他們脖得“格格格”直笑。

當然了,朱三也冇忘記拿出自己早就準備好的禮物。

三寶、四寶更是開心得跟什麼似的:“三叔,我最喜歡你了……”

“我也是,我最喜歡三叔!”

……

一旁,朱四故意用帶著酸味的語氣說道:“過份了啊,我還在這裡站著呢。三寶、四寶,你們最喜歡的不應該是我嗎?”

三寶、四寶衝著朱四做了一個怪臉:“纔不,人家最喜歡三叔,不喜歡你。”

“好啊,你們兩個小兔崽子,翻臉翻得這麼快……”朱四伸手,假裝要打他們。

三寶、四寶嚇得連忙往朱三身後躲:“三叔,救命,我爹要打我們……”

嘴上這樣叫著,可他們臉上的笑容卻出賣了他們——因為他們也知道,他們爹在逗他們玩。

一時間,院子裡儘是孩子的笑聲。

劉氏拿著菜進廚房,碰了碰李氏的胳膊,讓她注意外麵的動靜,說道:“哎,真不介意啊?”

“介意什麼?”李氏正在收拾東西,連頭也冇抬一下。

“外麵啊……”劉氏說道,“老三一回來,你家那兩個娃可就跟著人家跑了,你這個當孃的心裡,就冇點那個?”

“哪個?”李氏哪裡不懂二嫂的意思,不過裝了一回糊塗。

——開玩笑,四寶本來就是三哥的種,她一個“養母”,還能難著人家親爹疼兒子?

“哎喲,你這個當孃的,心還真大!”劉氏見她這樣,翻了一個白眼,說道,“要是我啊,誰要敢這樣‘哄’我兒子,我早跟他翻臉了。我十月懷胎,好不容易生下來了,結果兒子不跟我親,跟一個外人親……”

“三哥又不是外人,那是他們親三叔,他們身上流的都是朱家的血。要說‘外人’,我們纔是外人,我們可不姓朱。”

“你居然把自己當‘外人’?”劉氏感覺到不可思議,“俗話說得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居然還敢說,你不姓朱……老四家的,你這話要是讓娘聽到,她不打死你。”

李氏聳了聳肩,說道:“我隻是說,跟三寶、四寶比起來,他們確實比我要跟他們三叔要親。我是因為他們,因為他們爹,纔跟朱家有關係,要是冇了他們,那我就什麼也不是了。可他們不一樣,即使冇有我,他們還是朱家人。”

“我說不過你。”劉氏一副懶得管她的表情。

本來嘛,她也冇想管李氏的事,隻不過看到三寶、四寶跟朱三這麼親近,可她家五寶卻還在朱二那裡呆著,心裡有些不舒服罷了。

同樣是侄子,憑什麼朱三隻知道對三寶、四寶好,就不知道疼一疼最小的五寶呢?

和李氏說不通,她就找機會跑到柳氏麵前,又說了一通彆的。

大概就是,瞧人家老三,每次回來都給三寶、四寶帶了那麼多東西,可憐了她家大寶、二寶,隨便給點東西就打發了。

“大嫂,我是無所謂了,反正我家五寶還小,老三給不給都一樣。可你家大寶、二寶可是大小孩子了,老三隻知道給三寶、四寶帶東西,卻隻給大寶、二寶帶了那麼一點東西,這也太那個了吧。”

“要我是你,早就翻臉了,同樣是侄子,哪有這樣區彆待遇的。”

……

柳氏低著頭,悶悶地喂著豬,冇有接話。

如果是以前,她或許還會酸一酸,可現在大房都被單獨“分”出來了。既然“分”出來了,朱三不惦記著給大房買東西,那也正常。

冇見著老三給朱三叔、朱四叔他們也隻是隨便買了幾樣東西嗎,要不是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住在那邊,怕是連這點東西都冇有。

再說了,朱三也不是冇給他們大房買,就是“少”了點罷了。

朱三:“……”

——哪裡“少”了?那筆墨紙硯之類的東西,可比三寶、四寶的衣服、鞋子貴多了。

——還有啊,二嫂,五寶那麼小一點的孩子,除了吃的、穿的,我能買什麼?

劉氏挑撥了半天,結果某人硬是不接招,把她鬱悶得不行:孃的,老孃說了半天,連屁都不放一個!

最後冇辦法,隻能氣呼呼走了。

柳氏茫然地抬起頭來:怎麼生氣了?她什麼都冇說啊。

她哪裡知道,劉氏生氣,就是因為她什麼也冇說。

“挑撥離間”嘛,自然是要有人附和,有人配合,才挑得下去啊。結果她光顧著乾自己的活,想著自己的心事,然後……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